今天是 电子图书馆 | 教学资源库 | 电视台网站 | 心灵主页 | 旧版链接 | 校讯通办公 | 校长信箱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www.gdhed.edu.cn

2019年04月15日 13:20

    浚河造福忆生平,伟业煌煌谒禹陵。良苦用心千载在,今人莫忘感恩情。

    在这种“尊师重教”氛围中,教师越来越难做。“春蚕”、“蜡烛”、“园丁”、“人类灵魂工程师”,头上戴着这么多光灿灿的帽子,你好意思开口涨工资,闭口要待遇的吗?领导安排你超负荷的工作,你好意思拒绝吗?家长眼巴巴地等着孩子出成绩,你好意思不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吗?谁叫你的工作那么神圣呢?你苦你累你清贫,那是做教师必须拥有的,选择了教师,就选择了奉献,否则就是觉悟低。责任心越强的教师压力就会越大,因为他们工作认真负责,因为他们知道要为人师表,而那些缺少最起码的师德的教师却生活轻松,因为他们是在混日子。我想选择自杀的这些教师,应该多是工作认真负责的教师,面对理想和现实巨大的反差,面对超负荷的工作,面对捉襟见肘的生活窘境,梦想破灭了,生活之舟搁浅了,万念俱灰之下,他们走上了绝路。面对越来越频繁的教师自杀事件,我们只有自哀,我们自哀却无力改变什么,亦使后人而复哀我们。面对同行们那一朵朵过早陨落的生命之花,谁最痛?惟有我们这些不文一名的普通教师而已,我们,也仅仅只能痛一痛而已。

    “在基础教育阶段,语文分值增加的越高,语文教学的任务越重,语文教师肩头的担子也越重。”北京教育学院宣武分院袁志勇老师说出了很多中小学教师的心声。

    自习分为“学科自习课”和“公共自习课”。每天5节(含3节晚自习)。难点学科必须安排学科自习课,学科自习课归该学科所有,但不准讲课或变相讲课,教师可以辅导学习,教师布置的必做作业必须控制在30分钟内完成,教师必须在学科自习结束时收缴当天作业,其余时间严禁教师收缴作业,如果教师留的作业学生不能在学科自习内完成,在其它时间收交作业,便被列为教学事故,给予处理并记入教师的教学档案。公共自习课除班主任外其他教师一律不准进教室,教师不准以讲课、发习题、放投影等形式变相占用这段时间,让学生真正自主学习,晚自习由教师辅导。 (3)作业分为课堂作业、课外作业和“自助餐”。

  近一两年来,每周五晚上,语文特级教师曹勇军总会有一种“朝圣”的感觉。

    “撒谎”作文不仅表现在伪造生活事实上,还表现在有的学生一本正经编造名人名言和名人故事上,这个问题,至少在我国语文教育作文作业与考试中存在二三十年了,媒体对此早有曝光,包括高考满分作文也曾被质疑编造,可是,“撒谎”却成为作文的一条经验,在学生中推广,被发扬光大,没有学生认为在作文中撒谎是不对的,而把这作为作文应试的基本技巧。要让作文成为“我笔写我心”的真实表达,关键在于扭转应试作文导向以及营造真实表达的环境。

    保障房惠及进城落户农民工

    第四招,让孩子先吃点苦。

    近年来,21世纪教育研究院开展过多次类似的教师“民意调查”,常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表现,这份报告的措辞已算比较“委婉”,不过调查方法上的错误依旧存在。 

    因此,舆论期待高校能在大学教育环节尽快建立“优胜劣汰”机制,使“走捷径者”即便侥幸入学,也会在大学后期的素质考察中“现出原形”,彻底断了考生走歪门邪道的念想。

    让人充满自信的教育,一定是以人为本的教育。什么叫以人为本的教育?就是承认人性本位,而不是官本位,承认人是终极目的,而不是任何的工具。而且承认造物主造人,本不属于任何人的私产,每个人生来,都是属于他自己的生命,每个生命都是独特的,不能够轻易与另一个独特的生命作出比较。比较有数学天赋的人,就不能够与音乐天才的人比音乐能力,同样,有音乐天赋的人,也不能够与有数学天赋的人比数学能力…..每个人都有自己比较擅长,比较独特的一面。教育,就是要替这些一个个独特的孩子找到他们的独特之处,发现他们各自的天赋与潜能,然后帮助他们去发挥出来、挖掘出来,让这个生命得到属于他自己的完美绽放,这个时候,他就是充满自信的。这种自信,不是与他人比较出来的,而是与自己的昨天比较出来的。他们取得的成功,无疑是让他们充满自信的力量来源与主要依据。但是,他们的成功却不是把他人比较下去的结果,而是他们的天赋与特长,在社会中获得了应有的价值,帮助他人获得了幸福,提供了服务或者产品,让人感觉到了这种天赋与特长所带来的美好生活。所以,在这种自信中,没有人是失败的,也没有人是自卑的,因为,每个人都找到了自信的力量,找到了自己独特的价值,每个人都感觉到了自己无法取代他人的存在价值,同样,他人也不能够取代自己的存在价值。在这里没有人会说:“死了张屠夫,便吃混毛猪?”更不会说:“死了谁地球都照转”,因为张屠夫不仅是职业屠夫,而且首先是一个人,不能够用职业来衡量他整个人的价值,张屠夫死了,当然不一定要吃混毛猪,但是我们经常去买肉的那个屠夫已经不是原来的屠夫了。无论死了谁地球当然照转,因为地球转与不转本来与人类的存在没有关系,地球40多亿年,人类历史却不到百万年,但是,生活中某个人离开人世,他的家人,他的朋友,他的同事,他所有的身边的人的感觉就不同了,无论死了谁,都在真实地改变着这个世界,至少是在改变着世界的某一范围。认识到每个人的生命的唯一性,是我们充满自信地生存立足于本的最基本的人生观与价值观。

    其实,涿鹿县有自己原创的教育模式。

    采用“学校+专业”的方式,学生首先被学校录取,最终可能进入的不是自己选中的专业,而采用“专业+学校”的方式后,某个专业对应的可能不是一 所学校而是多所高校,这样在高校录取中将会探索出一条“一档多投”“多次选择”的投档模式,将加强高校与学生之间的双向选择机会。

    依法治教才能有效保障师生权益

    在“管办评分离”的改革中,管理的改革和创新是上游,是基础性的,是首先需要改革的方面。它之所以重要,是因为管理上的放权,将为办学和评价上的创新提供空间,牵一发而动全身。

    多省也在逐渐改革

    上课有模式程式:复习旧课几分钟,讲解几分钟,提问几次,用多媒体要占多少比例。老师批改作业几次,上面是不是见红,红的有多少?

    “高考改革要搞得好,考试内容、方式改革非常关键。”钟秉林表示,高考命题从导向上主要考查学生知识的融会贯通、分析问题解决问题能力,以及综合素质。如何在命题中更好体现这些主旨,就需要专家队伍根据基础教育的课程标准、高校人才选拔标准进行长期研究,才能制定出高质量的试卷。而专家队伍建设、专家库建设、试题库建设都需要有专门的考试机构来完成的。所以,增加一些全国命题的省份,可以使得高考更加科学化、规范化,这对于学生来讲是好事。

    一个家长在某领域的才能再突出,也无法取代学校教育给人的全面培养,更难以为孩子提供学校教育所具有的社会化环境。

    大学教育,培养什么样的人才?

    与余争平一样,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朱晓进也是一直关注特殊教育师资不足问题。他以江苏镇江句容特教中心举例说:“学校共有10个班级,按照标准应该配备40名教师,但目前在编教师只有24名,还包括两名聋人教师,缺编严重。教师培训转岗难以实施,只要几名教师外出参加培训,学校运转就会陷入困境。”

    郑渊洁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多次表示,尽孝最重要的表现就是常陪陪父母。

    关于“高考制度改革”,钟秉林指出,高考制度改革是一个系统化改革的过程,说它“牵一发动全身”并不为过。整个高考招生改革方案和有关政策文件的制定过程是通过了比较长时间的调查研究,比较系统的论证,并通过了严格的审核程序才最后出台的。解读高考制度改革方案要避免从“应试化”的角度去解读,因为这样可能就要走入歧途;此外还要避免“碎片化”的解读。

    在我国,教师退出的权力主体并不清晰。有的地方,学校校长可以直接解除聘用合同,辞退教师。如果教师不服,可以向地方教育主管部门提起申诉。有的地方,尤其是实行“县管校用”教师管理体制改革的区域,一般由学校提出不合格教师,必须经地方教育行政部门审批,学校无权直接辞退教师。 

    在笔者看来,高考改革试点稳中求进,并不代表改革任务轻;目标很容易实现,并不代表十拿九稳。与国家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实施意见不同,沪、浙两地的改革不是全口径的考试招生制度改革,而只是选取高考作为突破口。从总体策略上来说,高考是“指挥棒”,抓住高考就能解决主要矛盾。但从具体实施的角度来看,又会给高考改革带来一定的不确定因素,因为当前所面临的问题是系统性的,关联的诸多方面不改革,高考本身的改革很可能会受到牵制。所以,从某种角度看,稳中求进的改革比起疾风暴雨式的、全面的改革实际更难。

    几位朋友说起这样一段探险经历:他们无意中来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山洞。因对洞中环境不清楚,便点燃了几支蜡烛靠在石壁上。在进入洞穴后不久,发现许多色彩斑斓的大蝴蝶安静的附在洞壁上栖息。他们屏住呼吸,放轻脚步,唯恐惊扰了这些美丽的精灵。但数日后再去,却发现这些大蝴蝶已不在原地,而是远远地退到了山洞的深处。大家若有所悟,那里的环境也许更适宜吧,小小的蜡烛竟会产生这么大的影响。

    记者在采访时还了解到,目前在一些西部省份的农村,“上学堂不如打工仔”的说法依旧盛行,甚至有家长专门给老师包红包,请求老师批准孩子的“打工假条”。

    加分要以公平为前提

    “请以‘老腔’何以令人震撼为题,写一篇议论文。”当网上一出现2016年北京高考作文题目时,立即引起了各种讨论,其实每年的高考作文题都会成为社会热议的焦点。

    在2013年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ISE)上,与会者认为学校是可能发生变革的重要载体,要特别重视校长的创新作用。澳大利亚前总理吉拉德谈到,实质性的教育变革比较容易出现在非主流的教育边缘,出现在体制外的教育。这是因为政府提供的教育只能做“不错”的事,无法承担创新失败的风险。政府特别需要学习的,是对教育创新有宽容和吸收的弹性,使得体制外的创新能够被接纳、融入正规教育而得以推广。

    主讲人:郑渊洁

    人类社会几千年来经历过多次重大的环境、工具的变革,每一次新工具的发明对人类发展都是影响巨大且关键性的,对教育的影响也是十分巨大的,而教育作为一个行业或专业,它的连续性始终保持着,而且有着较为严密的组织结构,外在环境和各种因素的影响就如同给一株千年古树施肥,依据树的性能、需求和机理去施肥,就能让它枯木逢春,这就是“教育+互联网”理路;以相反的方式,“互联网+教育”,以一张网的方式把这株古树罩住,或用堆土的方式把它掩埋,就可能把它闷死,或是罩住或掩埋了很长时间,两者之间也未发生实质性关系。互联网这一新工具的影响只是比历次更为迅速普及,作为一种工具来说与前几次没有本质的差异。

    张立彬告诉记者,从现在到2017年的3年时间里,浙江工业大学将花很大的力气进行专业的调整,在未来办学中从师资、培养方案到实践环节形成强势的专业,为学生将来职业提供更多的帮助。

    对孩子灵魂有影响的是小学和初中老师,你在小学和初中阶段能遇到一个好老师绝对是你一辈子的幸运。

    所以 ,严格地说 ,“文综或理综”还不是“ x”。我记得 1999年试验的时候 , 由于在考生面前 ,大学之间也是竞争的关系 ,有的大学担心“ x” 选了两门 ,会影响考生报考本校 ,于是 ,“ 3+ x”实际上成了“ 3+ 1”。这是由于没有经验造成的 ,是很容易克服的。 但是 ,有的同志认为“ 3+ 1”是偏科 , 要求政史地理化生 6科都要考 ,这就是“大综合”。

    按照上海高考新政,从2014年入学的高一开始,高中生将需完成不少于90天的社会实践,作为综合素质评定一项重要内容。这意味着,3年后的高招中,分数不再是唯一标准,公益意识、社会服务精神、实践能力等将成为青少年成长的“关键词”。

    一方面必须改变教育理念和教育方式,把幼儿园到大学的教育重点放在“做人”的通识与思辨训练上;另一方面要走出儒家名分等级秩序的文化制约,不能再把“顺从听话”机器人作为我们的楷模。

    教师的工资待遇长期偏低,教师被与工作无关的事情拖累,正当的惩戒权无法得到有效保障,女教师难以正常享受生育权……今年两会前夕,由本报发起的一个“给两会代表委员提建议”活动,得到了不少教师的回应。事实上,教师们反映的类似案例,在许多地方并不鲜见。而关于教师权益的话题,年年两会都会提及。  

    所以我们看到很多教育问题的改善,遮蔽了很多东西。农村的教育短板到底有多短,没有人能够体会到,因为在中国,教育公平还是一个比较敏感的问题。

    【科学】

    王彬

    这些看似不错的数据,并未打消人们对“黄冈神话”不再的看法,有内部人士甚至称“再恢复往日辉煌,太困难”。

    时下的职称评定制度,其中有很多内容并不能真正体现教师过去取得的业绩和价值,存在论资排辈、业绩造假、暗箱操作等问题,缺少科学的评定标准,再加上评定名额极为有限,影响了基层教师参评的积极性。为评职称而评职称的功利思想占据了不少教师的头脑,损伤了教师从事本职工作的积极性。况且,一劳永逸的终身制,如何才能让教师评上相应的职称后,还能保持长久的激情和获得更大成果? 

    黄冈面临的另一问题是,长期以来,由于市区学校发展不均衡、优质教育资源短缺,造成择校、大班额的问题积重难返,严重影响了教育公平。

    以语文学科为例。我认为学生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阅读的量要增加。有些课文看一二遍就够了,不必没完没了的分析、讨论探究,做作业,但现在的问题是,常常无中生有,要求学生把课文里没有的东西讲出来,还硬要编成古怪的习题,还美其名曰提高分析能力。同学们为了做习题,便去买大量的教辅材料,看了答案,又发现与自己做的完全不同,于是更失去了兴趣和信心。 如此恶性循环,那才叫真正加重负担!于是我们看到了这样一种奇怪的现象,一方面教师为了不撞枪口而表面上不得不减少课时,一方面又为了提高所谓的成绩拼命在加班加点,并且号召学生们去补课去家教。因为他知道如果真的减负成绩下去了,校长那儿也是一票否决制。这种政策叫逼良为*,号召大家说假话,做两面人。口头上讲减负,实际上搞加码。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公然讲假话,讲一套,做一套,而且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根据媒体报道,明年北京市也将实行出分后填志愿的方式,将改变目前先填志愿后考试的模式。

    最近,教育界出现了一个大家热议的话题:“在线教师”一小时拿1.8万元,收入超网红。有2617名学生购买了一节单价9元的高中物理在线直播课。在扣除20%的平台分成后,一名叫王羽的在线授课教师,时薪高达18842元。对此,网络上议论纷纷。

    控制规模,不得联考,明年起安排在高考后进行

    根据我国义务教育法的规定,只要是年满6周岁的儿童,都应当由父母送进学校接受并完成义务教育。这一点,法律没有给出商量的余地。但张民弢认为,很多人都误解了法律,他认为法律的本意是让孩子有接受教育的权利,如果说家长不让孩子接受教育的话,这个家长是违法的。但是是去国办学校享受义务教育呢?还是想要一种更优质的教育?这个是一个选择的权利。

    苏童解释说,自己一直认为女孩是单方面的失忆,但在和学生们探讨的过程中,学生启示自己那个男人也是失忆的。“我突然觉得这个同学帮助了我,我对这个小说的理解确实宽了。”苏童认为,读者其实也是当今大学文学教育可以承担的一个事情。他建议,希望能通过这样文本精读和文本细读的方式,让大家相互交流,进而培养一批最好的、最严肃的读者。

Copyright ? 2009 重庆市忠县中学校园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