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电子图书馆 | 教学资源库 | 电视台网站 | 心灵主页 | 旧版链接 | 校讯通办公 | 校长信箱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2010内蒙古高考分数线

2019年04月08日 13:40

    加藤嘉一 2009-01-24 09:07:57 凤凰博报

    教育作为具有独特的人文情怀的事业,尤其需要人文精神。教育需要尊重,教育需要尊严。而教育的尊重与尊严,与教育民主天然地联系在一起。或者可以说,没有教育民主,就没有教师和学生的教育尊严。

    由此让人想到对高考作文嗤之以鼻的韩寒,他的高论是“自己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让人知道,玩儿车的也会写文章。”而且,他的文章已经成为许多博士论文的选题,但他遭遇高考会怎样?我想,绝不会像他玩儿赛车那样容易,能和舒马赫那样的绝顶高手同场竞技。

    第三, 解决了一直没有解决的作文教学问题。我们知道,很多学生都不愿写作文,而300字作文量很小,一开始30分钟完成,到后来10分钟,要求学生写自己真实的感想。每天这样坚持,写作习惯有了,表述习惯也有了,学习品质自然而然形成了,作文教学的问题也就自然解决了。

    (1)印发史学材料:

    古人认为子女对父母尽“孝”是天经地义、人人都得奉行的规范。“孝心”、“孝行”不仅是汉人的“经”,更被隆之为“道”,故汉人的“孝文化”又称为“孝道”。

    齐:新中国如何在炮火中诞生。

    不足之处:今年的作文均分和好文章的比例都比去年降低了,许多考生没有正确理解“常识”的内涵,导致审题失误。如,有考生混淆了“部分人的观点”与“常识”之间的界限,误将“上个世纪50年代,有部分外国‘专家’认为中国采不到石油”作为“常识”;还有考生图解“常识”概念,认为“常识”是一位姓“常”的爸爸与一位姓“识”的妈妈结合后生下的,思维低幼。还有考生的文章文体特征不明显,“四不像”文章很多;此外,还有考生议论文论据运用逻辑性不强,思维不严谨等。

    中国教育学会会长朱永新在谈到“人文”时说:“所谓‘人’,就是要关心人,第一是关心人现实的生存状态;第二是关心人未来的发展空间;所谓‘文’就是文化和文明;第一是关心人类的文化和文明怎么延续;第二是关心人类的文化和文明怎么发展。”如果说“科学”重点在如何去做事,那么“人文”重点就在如何去做人;“科学” 如果提供的是“器”,“人文”提供的就是“道”。

    纷纷暮雪下辕门,风掣红旗冻不翻。

    香港青少年相约自杀

    在大敌当前的时刻,我们冷静思之,它未尝不给我们以深刻的启示……

    闸北八中校长刘京海认为,无论外界“风向”如何,校长还是要按照教育规律办事,以学生发展为本,顶得住方方面面的压力。这样,才能朝着教育家的目标迈进。闸北八中不按学生成绩分班,这个做法坚持了20年。一些家长表示不理解,此举也使得闸北八中每年流失一些好生源。但刘京海不改初衷,“我们培养学生不是和人家比分数,而是比人生”。学校一直探索,在不增加学生负担情况下,让所有学生学业不断进步;同时提高学生在音乐、美术、体育等方面的素养,因为这些远比分数重要,让学生一辈子受用。刘京海认为,校长或许不一定最终能成为教育家,但应该具有教育家精神,懂得教育不能急功近利,要着眼学生长远发展。

    质疑声音

    朱清时:现在南方科技大学实行去行政化,就是你要来,就不要级别;要级别,就别来这里。目前改革肯定是有困难的,这种困难是如何与社会接轨,因为现在的社会是高度行政化的。

    他说他清楚地记得,老师说了这篇论文存在的3个问题:字数太多、与所学专业无关和格式不符合规范。

    解说:

    2、网络应用,使学生讲真话。

    就事论事谈防治高考舞弊,充其量只能算是治标,而且难免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更重要的是,我们应该看到,在疯狂高考舞弊现象的背后,必然存在一个疯狂的社会生态。比如在松原,混乱的领域肯定不只是高考;相反,连国家三令五申严格监督的高考尚且混乱如此,足见整个社会生态的混乱之甚。权力摆平、金钱至上、拳头暴力、责任失伦、法律失尊,凡此种种在高考舞弊案中表现出来的乱象,一定同时广泛存在于整个社会生态之中。

    至于夏水襄陵,沿溯阻绝。或王命急宣,有时朝发白帝,暮到江陵,其间千二百里,虽乘奔御风不以疾也。

    主持人:

    中国的贪官为什么既要做婊子又要树牌坊?如陈良宇说“要常修为政之德、常思贪欲之害、常怀律己之心,真正做到为民、务实、清廉,永葆共产党人的高风亮节”,成克杰说“想到广西还有一百万人没有脱贫,我这个当主席的是觉也睡不好呀。”清代小说《镜花缘》讲述了“两面国”,李宗吾在《厚黑学》中点破中国官场和人情世故中“说得做不得”、“做得说不得”的两面人规则。中国几千年来以吏为师,培养出来的绝大多数儒士奴性十足。文革时期人们接受的是一种红色奴性教育。当代应试教育不重视培养基本的公民素质,而穷于空洞的道德说教,假话作文屡见不鲜,作文常常沦为培养谎言家和伪君子的工具,造就了一代又一代人格分裂的两面人。

    关键在一个情况下就是资讯发达,就是信息和变化很大,在几年前我接触一个数字,全美国没三年换一个工作,对这个问题来讲,就有一个很周期的观念,一个学生学什么专业对他一生是最有用,比如说职业学校,他一辈子要从事这个职业,于是就产生一个新的问题,要换工作的话这个人怎么办?据说在意大利学校有十几万学生,他们的制度设计是很宽松的,你可以任何时间完成学分,西方的国家大学都是宽进的,并没有需要由一个部门来确定你能不能不读书,你只需要学校。现在从卖方市场变成买方市场,每个学生有权利去选择。我们意识到传统的中国教育制度是来自苏联,在延安的时候,和在1949年建国,或者在1960年,就是在和苏联闹翻之后我们还是沿用着苏联的模式,第二个问题我们现在就是一个选官的模式,事实上我们是国家出钱来选所谓最优秀的人去学,在没改革之前,一入大学就是国家22级准干部,就是大学毕业本科出来是国家22级干部,整个设计是培养公务员的,中考是23级,后来两考分开了,在公务员考试之后,大学的列车还是按照惯性往前跑,还是选官和育官的模式在进行,现在的大学有99%之多还是在培养官员的模式。

    过去,深受计划经济体制的影响,社会有什么部门,教育行政机关就有什么部门,相应地,学校也就有什么部门。理由就是“工作对口”。其结果,学校的摊子是越铺越大,人员越来越多,教育成本越来越高,而教师的比例却越来越低,教师的地位和教育的效率也越来越低。本来为教师科研、教学服务的一些职能部门和人员反而成了限制甚至阻碍教学、科研的力量。结果是,在本来由“教师治校”、“教授治校”的学校,教师的地位却没得到应有的重视。

    “大语文”的核心,就是倡导语文学科的素质教育。它不仅符合语文学科的本质特点,也符合语文学习的普遍规律;不仅符合《语文课程标准》的基本精神,也符合语文考试的改革取向,更符合青少年全面发展的内在要求。

    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前不久,华中科技大学校长、院士李培根曾表示,现在的教育开放性不够,教育的行政化现象比以前更严峻。何谓“开放性不够”?我理解,除了对社会开放性不够以外,更主要的是内部开放性不够,对学生、对教师开放性不够,教师、学生这些学校教育天然的主体成了被管理的对象,此种情形之下,出现“教得再好,不如当个领导”,也是必然的事情。

    “60年奋斗下来,我们做成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就是让所有的孩子都能有学上,都能上得起学,教育公平迈出了重大步伐。”周济说。

    究竟是官本位导致了教育的腐败,还是腐败的教育思想导致了官本位,我想思考一下这个问题。我们的官本位跟一般的官本位是不一样的,它是一种特殊的君师合一的官本位,也可以说是师本位。官本位的现象不是我国独有的,德国历来是崇拜官员和头衔的,官大一级压死人,日本其实也是,在上级面前点头哈腰,规规矩矩地挨了巴掌也不敢动。但他们不像我们,官大一级他就成了你的教育者,中国的一把手成为了手下一切人当然的老师。

    10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首次审议选举法修正案草案。草案明确规定,全国人大代表名额,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根据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人口数,按照每一代表所代表的城乡人口数相同的原则,以及保证各地区、各民族、各方面都有适当数量代表的要求进行分配。同时草案对地方人大代表的选举也作了类似规定。选举法的这一修正,有利于更好地保证城乡人民享有平等的选举权,进一步调动全体人民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统筹城乡发展和促进社会和谐。 这是10月27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第一次全体会议。

    即使考试能救语文教育,现行的考试也是救不了语文教育的。胡晓明教授强调要考试,他说我们只需要将考试变得更好。之前许多年过去了,好的考试从来就是语文教育者的一种奢望,什么时候我们的考试才能变得更好呢?这正是我看了胡教授的文章感到不满足的地方,这也是我们真正需要下工夫研究的最现实的课题!

    教育部就汉字调整方案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9天后,曾发布消息称“67%民众意见支持汉字调整”,但是在各大网站进行的调查中,网友反对的声音接近9成。显然,官方数据与网上调查数据截然不同。据报道,教育部于8月22日发布消息称,“在过去的9天中,通过信函等方式,大众已对《通用规范汉字表》提出了近1500条建议和意见。其中67%赞成,认为字形调整是必然的;反对的只有6%。”有网友对教育部发布的赞成数据预言称:“67%将成为下一个网络流行语。” 在一家网站进行的在线调查中,反对的网友超过了八成;另一家知名网站发起的投票中,35万网友中有九成投了反对票。同时,一些语言文字专家也对此表示反对。

    “中国人为什么这些年都往外跑,最重要的是要让国民自己爱自己国家.......如果我是杭州的市长,我绝对不是狭隘的民族自尊心──如果杭州有什么灾难,我就首先把杭州的老百姓安排在香格里拉,让外国人在外面排队!(掌声!)这样,你才会让你的国民爱自己的国家!一个日本的农民跑到峨嵋山去玩,骨头摔断了,你就用中国空军的直升飞机去救他,而在日本大学一名中国留学生在宿舍里死了7天才被发现;名古屋大学的一对中国博士夫妇和孩子误食有毒磨菇,孩子和母亲死了,父亲则是重症肝炎,在名古屋大学医学院的门诊室等了12个小时,也没有一个日本教授来看望!而你们为什么还要这么友好,以为自己很大度,实际上是被人家耻笑,笑你的无知!你们这个民族贱!我们不能这样!我们的领导人跑到国外去访问,看到有几个人在欢迎他们,就感到挺有面子;而外国来了个什么人物,都是警车开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让我们中国人感到是自豪还是悲哀?所有这些,对教育工作来讲,都是深层次的问题。所以我经常讲,我作为一位自然科学工作者,我教育我的学生,首先是学会做人。没有这些,你学了高分子,外语都是花架子。”

    “修养学堂”真的能改变“90后”吗?

    作为教育界的代表,我自然非常关注教育的声音。这次“两会”,与往年不同的是:人们对加快中国的教育改革充满了期望,充满了信心。可以说,会上会下,会内会外,这是一次高举教育改革旗帜的“两会”。可是,我深感忧虑的是:人们提出的问题多、争议多,如大学到底要不要去行政化,等等。而对于改革的具体路径选择,讨论的并不多。我个人认为:中国教育改革再也不能陷入无休止的争论之中了。教育改革需要寻求共识,但教育改革永远不可能没有分歧。现在是解放思想,只争朝夕、大胆探索,积极进取的时候了!中国教育改革人民等不及了,孩子等不了了,国家等不起了。

  

    除了可能带来较好的就业机会,我们的大学教育是否真的对青年学生很有吸引力?是否真的可以让他们觉得,就算是要付这么高的学费,就算是毕业后找不到工作,上大学受教育也仍然是一件很值得的事情?

    如何让学生走进鲁迅世界

    出处:王安石《登飞来峰》

    语文课程的“工具性”,主要体现在语文能力的培养,体现在重视识字、写字、阅读、写作、口语交际、思维能力的训练。“人文性”主要体现在对学生的人格、个性、精神世界的关怀,着眼于培养学生积极健康的情感态度、正确的价值观、高尚的审美趣味等等。如果上面的理解大体正确的话,那么必然导出这样的结论:“工具性”才是语文课程之所以有别于其他课程的本质属性,而“人文性”则不为语文课程所独有。新课标明确了语文学科的“两性”,比原先仅仅定位于“工具性”显然大大进了一步。但我们不能因此无限扩大语言“人文性”而漠视其“工具性”。因为,说到底,语文的人文性体现离不开语言这个载体。因此,二者在呈现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时,是“统一”的,如同刀和刃的关系,相互依存的,不可剥离。也就是说,语文课程的工具性是人文观照下的工具性,语文课程的人文性与工具性相统一的人文性。过去语文教学中那种肢解课文、烦琐分析、刻板操练的教法,既扼杀了人文性,也扭曲了工具性。同样,如今某些语文课上那种架空文本和语言,脱离学生的读、写、听、说实践,凭空追求的所谓“人文性”,也不是语文课程所需要的人文性。因此,我们认为既要重视人文性,又要重视工具性。

    然而,看罢新京报上的一篇题为《弃录重庆造假状元何川洋涉嫌违法》的评论后,觉得国人的麻木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了。惩戒造假考生,并非仅仅事关数十个考生的前途,更关乎是否能够有效地遏制全社会的造假之风,更关乎一个社会的公平正义能否最大限度的实现。北大弃录何川洋就是对造假说不,就是利用自己有限的力量来推动社会的进步。

    当下,各地陆续公布了今年高考分数信息,高校录取即将展开,这个中间时段,社会较为关注考生考试结果。于是,高考第一名备受“青睐”——各类媒体“炒”,著名高校 “挖”,地方政府“奖”,精明商人“盯”,真是轰轰烈烈、好不热闹。

    第二堂听的是语文课。老师讲的是《芦花荡》,在座的可能有不少老师讲过,我过去也读过,但今天和学生们一起读,觉得别有一番新意。缺点是开始没把作者的简要情况给同学们介绍。既然是讲《芦花荡》,作者又是孙犁,是中国现代的著名作家,他曾经写过什么著作,有过什么主要经历,我觉得有必要给学生讲讲,但是老师没有讲,也许是上堂课已经讲过或下堂课要讲。孙犁是河北安平人,他一直在白洋淀一带生活,1937年参加抗日,所以他才能写出像《芦花荡》和《荷花淀》这样的文章。讲作者的经历是为了让学生知道作品源于生活。孙犁于1937年冬参加抗日工作以后,到过延安,然后陆续发表了反映冀中特别是白洋淀地区的优秀短篇小说,其中像《荷花淀》、《芦花荡》都受到好评。但我紧接着就有一个惊喜,这是我过去上学时没有过的,就是老师让学生用4分钟的时间把3300字的文章默读完,我觉得这是对学生速读的训练,是对学生能力的锻炼。她不仅要求学生专心,而且要求学生具有一定的阅读能力。我们常讲人要多读一点书,有些书是要精读的,也就是说不止读一遍,而要两遍、三遍、四遍、五遍地经常读。但有些书是可以快速翻阅的。默读是我听语文课第一次见到的一种教学方法,而且是有时间要求的。我发现学生们大多数都读完了,或许他们事先有预习,或许他们真有这个能力。紧接着老师又叫学生概括主要故事情节,这是锻炼学生的概括能力,我以为非常重要。3300字的文章要把它概括成为3句话:护送女孩、大菱受伤、痛打鬼子。要有一定的逻辑性,要抓住文章的核心,这不容易。我上学时最大的收获在于逻辑思维训练,至今受益不浅。这种方法就是训练学生的逻辑思维和概括能力。紧接着老师又要求学生通过时间、地点、人物、起因、经过、结果来懂得写人和写事,这里既贯穿着认知,又贯穿着思考和提升。老师特别重视人物的描写,因为孙犁这篇东西用非常质朴的语言写了一个性格鲜明的抗日老人,其中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四个字:自尊自信,这是他人格的魅力。因为他能够在十分困难的情况下表现出镇定,当他认为这件事情做得不好时又十分懊丧。语文教师还让学生进行了朗诵。我以为语文教学朗诵非常重要,它是培养学生口才的一条重要渠道。如果我们引申开来,由逻辑思维到渊博的知识到一种声情并茂的朗诵就是一篇很好的演讲,需要从小锻炼。老师特别重视对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讲到课文的高潮时,她讲这位老人智勇双全,爱憎分明,老当益壮,点出老人的爱国情怀,然后概括出老头子最大的特点是抗战英雄,人民抗战必胜,伟大的中国人民是不可战胜的,讲到这堂课的中心思想是要热爱祖国。这样,就把课文的内容升华了。

    1天写篇论文,杨锐不认为自己是在应付。他说,平常他就很关注高房价,因此这是“积累带来的效率”。

    当富涵人文精神的语文教师用充分体现了人文精神的语文教材去教学生,在落实“字词句章语修逻文”的工具价值的时候,人文素养和人文精神的熏陶渐染自然就在其中了。教师在课堂上要着力提高学生的语文能力,不是刻意地教给他们“人文”,但在这样的教学过程中,学生的人文素养和人文精神自然就会潜滋暗长出来。  

    如今年的名句默写,全部出自教材,而且是要求背诵的篇目,看似简单,实则不易。在能力设计上区分度明显,至少有三个梯度。一是死记硬背,即使把所有的文言文背到,很可能还是0分,因为“扈江离与辟芷兮”“自疏濯淖污泥之中”中的“扈江离”“辟芷”“濯淖”极可能写错;二是即使准确识记,也只能得1分;三是不但要准确识记,还得准确把握文言文内容,才有可能得高分。这样命题,学生水平的高低就可以在分数上客观地反应出来,试题选拔功能的科学性便得以充分体现。

    这年头大学都往所谓“研究型”转,科研数据成了衡量学校与教员“水平”的主要指标,许多学校的特色渐渐消褪,师范大学也不甘心“师范”了。语文教育本是中文系题中应有之义,师范大学更应倾力研究,事实上呢,却很少有人愿意在这方面下功夫。也难怪,现今的学科体制中,语文教育的地位尴尬,甚至没有位子。尽管所有师范大学的中文系(现在全都升格为文学院了)都有一个“语文教材教法”教研室,可是人数偏少(一般不到全院教员人数十分之一),难于支撑局面,老师也不安心。因为这不是独立的学科。像古代文学、现当代文学、语言学等,都是二级学科,可以有硕士点、博士点什么的,唯独语文教育没有,教师晋升职称还得到教育学院去评审,在中文系这里就只能是“挂靠”。名不正言不顺,怎能让老师安心?再说学生也不太愿意学师范。全国的师范大学都在大办“非师范专业”,靠这个吸引生源或者创收,考分高的或者有钱买照顾的,都往这里奔。师范教育实际上萎缩了,与之相关的语文教育当然也就没着没落的。

    工程思维与政绩相关。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本是个慢活儿。可是一旦成为工程,特别是成为领导工程,主管领导就难免没有急功近利的心态,需要立马看见效益,听到响儿。谁都知道春种秋才能收。而很多领导干部却等不及了。比如说目前正在实施的所谓“教育创新工程”,很多地方是刚启动没几天,就开始组织媒体记者大力宣传取得的阶段性成果。这让有点常识的人都觉得不真实。

    这样的说法当然有一定的道理,可缺乏对凶手的口诛笔伐和严厉声讨,就容易产生一种可怕的误导。不反对就容易产生纵容,不排斥就可能走向默认。

Copyright ? 2009 重庆市忠县中学校园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