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电子图书馆 | 教学资源库 | 电视台网站 | 心灵主页 | 旧版链接 | 校讯通办公 | 校长信箱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2009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

2019年04月08日 13:45

    "我把音乐当诗写,我把书画当音乐写"

    不但如此,这种司空见惯式的熟悉还会淡化我们的是非观念泯灭我们的良知正气。

    改革教育体制,培养合格公民

    现在很多人把季老归为当代儒学,国学大师,其实,这是摆了一个大大的乌龙。我们现在如果不澄清这个问题,将季老的学术地位再搞这么一乌龙,就是对逝者不尊了。季老的最主要的学术贡献应该是东方学研究领域,比如,印度古代语言研究、佛教史研究、中印文化交流史研究、翻译介绍印度文学作品及印度文学研究,以及吐火罗语研究等等。如果说这些研究离老百姓遥远的话,那么,季羡林对四大文学名著之一的《西游记》,做了这样的评价,"孙悟空这个人物形象基本上是从印度《罗摩衍那》中借来的,又与无支祁传说混合,沾染上一些无支祁的色彩。这样看恐怕比较接近事实。"(《罗摩衍那初探》)长期以来,孙悟空一直被误认为是中国原创的艺术形象,季老有博大精深的印度学基础,他的研究彻底颠覆了“孙悟空来自中国”的观念。主张中印文化"互相学习,各有创新,交光互影,相互渗透"。我们也通过季老的研究,对印度文明有了最公允的认知。2008年1月,季羡林获“印度公民荣誉奖”。我曾经写过文章,指出这一点,季老非儒家,我们不是否定老人,而是,正确的认定季老的学术地位,则是最大的尊重。

    文学类专业

    明年阅读部分要多拿分

    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生乎吾前,其闻道也固先乎吾,吾从而师之;生乎吾后,其闻道也亦先乎吾,吾从而师之。吾师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是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在,师之所存也。

    如第1题字音的辨析,C项的“夙兴夜寐”出自高中语文教材第三册的《诗经?卫风?氓》,D项的“锲而不舍”出自高中语文教材第一册的《劝学》;第3题词语运用的辨析,D项取材于高中语文第三册的《漫话清高》中的句子;古诗文的考查,第8题考查的“素、课、革、一”四个文言词语中,有三个间接涉及到以下教材(《五人墓碑记》中“素不闻诗书之训”、《六国论》中“且燕赵处秦革灭殆尽之际”、《屈原列传》中“冀幸君之一悟,俗之一改也”)的句子;第9题直接涉及的教材有《报任安书》《师说》《廉颇蔺相如列传》《归去来兮辞》等;第10题文言文翻译,涉及的虚词“于、而、其、以”都是“考纲”规定的18个虚词的范围以内,都可以在教材中找到大量的例句;其它词语涉及到“大抵、来者、本、所以……者”,分别出自教材(《报任安书》的“大底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故述往事,思来者”、《伶官传序》的“抑本其成败之迹”、《廉颇蔺相如列传》的“臣所以去亲戚而事君者”)中的词语,而且大部分是教材的注释;句式(而又忧夫来者之不吾继也)涉及到宾语前置,都是教材多次出现的,且属于“考纲”规定的四种句式之一。第13题名句名篇的默写,直接考查了高中语文古诗文,不孤立地考一篇,而是将一个类型的诗文联系起来比较异同,涉及到教材有《诗经》《离骚》《劝学》《屈原列传》汉代五言诗《迢迢牵牛星》李白的《将进酒》;第20题的句子仿写,取材于课本《荷塘月色》。

    不要像减负一样“只动嘴,不动手”

    立体几何可能主要考查平行垂直的证明,附带一点简单的计算(长度、面积、体积),立体几何题的难度是容易题,因此出探究题的可能性减小了。空间角或距离的计算文科不太可能考,理科加试则会考不同的题,可能以“证明”基础下的空间角计算为主,而2008年未考立体几何小题,2009年考立体几何的判断题,所以明年应适当注意三视图的考查。新课程中文理科学习概率统计的内容有很大差异,建议对学时有几十课的内容给予足够的重视。

     说文

    那么,整个社会透支了的诚信成本,应该由孤独的北大来承受吗?

    打完上面的那篇文章后,组长来问我第一天打的60分作文在哪一包哪一号,于是跟着他去控制电脑把第一天的评卷记录打开。从电脑的记录看,这篇文章已经经过了一评、二评,还有小组长与科组长的调阅。我查了一下,二评是53分,考虑很多老师不敢打高分,这个打分应该算是不低了。然而,因为分差超过了6分,还要看三评的打分。不过,因为小组长与科组长都已调阅过,相信这篇文章最终的打分应该不会低于57分。

    从国内外的比较看,中国培养的学生往往书本知识掌握得很好,但是实践能力和创造精神还比较缺乏。这应该引起我们深入的思考,也就是说我们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比较重视认知教育和应试的教学方法,而相对忽视对学生独立思考和创造能力的培养。应该说,我们早就看到了这些问题,并且一直在强调素质教育。但是为什么成效还不够明显?我觉得要培养全面发展的优秀人才,必须树立先进的教育理念,敢于冲破传统观念的束缚,在办学体制、教学内容、教育方法、评价方式等方面进行大胆地探索和改革。

    高永伟介绍说,这297个网络与短信用语是从国外相关电子汇集手册、学术研究中认真遴选,并比对国外的网络词典后最终确定的。

  

    教职员工绩效工资改革必然会遇到很多困难,当前暴露出的问题,当为所有参与改革者重视。

    学校定期聘请学者、教授和各界成功人士为学生作学术报告和讲座,指导他们开展课题研究。2009年7月,诺贝尔奖获得者、美国物理学大师道格拉斯·奥谢罗夫教授来到西安交大附中讲学,他还与师生们开展长期网上交流,并坚持每周指导学生解决一个科学问题。我们希望通过这种与世界科学大师的“零距离”交流,点燃学生一生科学追求的火焰,激励他们早立志向,在探索科学的道路上勇敢追求,刻苦钻研;更希望不久的将来,能从我们的学生中产生中国的诺贝尔奖获得者。

    重庆高考加分造假

   10年后有多少人能读大学?大学的质量如何提升?怎么摘掉大学的“官帽”?……刚刚公布的,围绕高等教育热点问题出台一系列“组合式”的改革方案,力争推动我国从高等教育“大国”变“强国”。

    班主任的“权利”

    对此,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院长单学文有截然不同的观点:“人们谈到素质教育,常常把应试教育作为其对立面。其实,素质教育更深层次的对立面,是庸俗、浅薄的功利主义教育。”他认为,把中学语文学习与今后要用到的文字工作甚至职业直接挂钩,恰恰是庸俗功利主义思想的一种反映,“凸显语文学科的文学性,才是语文教学体现素质教育的重要标志”。

    以诚信和善良为主题写一篇作文。

    李氏子蟠,年十七,好古文,六艺经传皆通习之,不拘于时,学于余。余嘉其能行古道,作《师说》以贻之。

    课外阅读是一个“大”问题。课外阅读关乎国民素质的养成,这已经成了人们的共识。朱自清先生在《经典常谈》自序中说,“做一个相当教育的国民,至少对于本国的经典也有接触的义务。”新教育实验的首倡者朱永新教授说,“我一直认为,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实质上就是一个人的阅读史。而一个民族的精神境界,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全民族的阅读水平。在一定意义上说,读书就意味着教育。”2006年高考语文试卷的“全国卷”有意在作文题目中提供了这样的材料:近六年来我国国民图书阅读率持续走低,1999年为60.4%,2001年为54.2%,2003年为51.7%,而2005年为48.7%。这个数据有人触目并不惊心,有人惊心并不想改变。产生上述现象的根源出在学校教育上,出在中小学的语文教学上,这大概是不应推诿的责任吧。课外阅读对一个人终身的语文学习而言,意义更为重大。我们看《名家谈语文学习》(王丽主编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7年10月)一书,70位出生于不同时代(从上世纪30年代至70年代)的老“学生”异口同声地认为:目前学校教育存在严重的“阅读危机”。校长们,老师们,让中小学生有更多的机会读书吧!老实说,人们对于课外阅读的价值判断有偏差,也是正常的,但是,我们却不该在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甚至更长一点时间之后,我们又会从新编的《名家谈语文学习》一书的文章里,再读到上述同样的呼唤!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朱永新为此呼吁,“中国的教育面临着一个‘再出发’的问题。现在,应该追问教育的原点,问一问:作为国家教育价值观,我们到底要培养什么人?到底要把我们这个民族带到哪里?”

    那么,教师真正成为“人”了吗?也没有,教师在教育过程中也是“非人”的。他也不能有自主意识,而只能严格按照考试的要求来教,有时候甚至明知不科学,就因为“标准答案”是如此规定的,也不得不违心地去教。他的教学活动主要是为了让学生获得一个好分数,为了更高的升学率。学生固然是考试、作业的机器,教师也是考试制度的奴隶。

    地理学科的图形是一个重点,考题多是图文并茂,注重综合分析能力的考查。我国高中地理《课程标准》强调了探究地理问题在地理学习中的重要性,要求联系实际探究地理问题。

    后来他来到元大都(今北京),在御史台下属的都察院做书吏,经理田粮杂务。不幸的是,他的上司张闾是个贪官,后因“贪刻用事”被治罪,黄公望也因此受到牵连,被诬入狱。他在狱中看清了“世故无涯方扰扰,人生如梦竟昏昏”,并有了出世的念头。一出狱,黄公望便隐居做了道士,从此四处云游,以卖卜和收徒为生,同时专心研究画学。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60周年,教育部日前发出通知说,今年教师节的主题是“祖国的未来与人民教师的使命”。教师节的主题教育活动将结合爱国主义主题教育进行,深入宣传新中国成立60周年、改革开放30年来教育事业的伟大成就,大力宣传全国教育系统模范教师的先进事迹,隆重表彰全国模范教师。

    第一堂听的是数学课。这堂数学课主要是讲三角形全等的判定,老师讲清了概念,这非常重要,基础课必须给学生以清楚的概念。她还讲了三角形全等的四种条件,以及两边一角全等的几种情况。老师在讲这个内容的时候,用的是启发式教学,也就是启发同学来回答。老师在问到学生如何丈量夹角的度数时,同学们回答了好几种,比如量角器、圆规、尺子。我觉得这堂课贯穿着不仅要使学生懂得知识还要学会应用的理念。最后老师提出两边夹一角的判定方案,也就是SAS判定方案,并且举出两个实例让学生思考,一是做一个对称的风筝,这个对称的风筝实际上是两边夹一角的全等三角形;二是一个水坑要测量中间距离,水坑进不去,是应用全等三角形的概念——对应边相等,用这个概念通过全等三角形把这个边引出来。这两个例子都是联系实际教学生解决问题。所以这堂数学课概念清楚、启发教育、教会工具、联系实际,说明我们数学的教学方法有很大的改进。总的看这堂课是讲得好的,但是我也提一点不成熟的意见:我觉得40分钟的课包容的量还可以大一点,就是说,一堂课只教会学生三角形全等判定,内容显得单薄了一些,还可以再增加一点内容。

    当前语文课程标准对语文学科性质功能的定位是:语文是“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这一定位貌似全面科学,实则含混不清。它只是指出了两者的“统一”,但对于这种“统一”具体是如何实现的,语文课程标准语焉不详。这导致对语文教学的指导缺乏可操作性,出现了教学中“工具性”和“人文性”左右摇摆,或者将两者生拉硬扯在一起的“两张皮”的现象。

    第二个问题是价值异化,最主要的问题是基础教育的价值究竟在哪里。

    加上修改民族成分获得加分资格,对一个身在招生办、掌握着权力的人来说不算什么难事,甚至算得上是举手之劳,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能利用权力之手唾手可得、轻易获致的加分为何不要呢?能利用权力获得资源是一种可炫耀的身份,依赖权力获得资源可以少付出许多努力,加上权力的多重保险给人的心理抚慰和精神按摩作用,有好处就不能落下,所以当权力能让我们轻易获得某种东西的时候,我们会尽可能地选择通过权力的途径去获取,而不信任自己的能力和努力。于是,一个实际上并不需要依赖加分的人,习惯性地选择了依附权力拐杖。父辈凭着自己的生存经验,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替后代安排了权力通道,没想到父辈的权力世故反而害了孩子。

    另一方面,4%这样一个目标,我们虽然翘首企盼了十几年、长期处于“心向往之而不能至”的境地,但放在现代社会发展实际需要的大环境下考量,与其他许多重视教育的国家相比,委实又不算是一个多么高蹈有力的目标。比如,美国的这一指标早已超过7%,而与我们一样同属发展中国家的印度,该指标也已达到5%。为此,去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常委、教育部原副部长吴启迪曾直言,“我觉得未来教育投入起码达到GDP的5.5%,力争达到7%”。所以,就算4%目标确实能在今年兑现,实在也不值得我们沾沾自喜,未来的路仍然任重而道远。

    只要真正熟悉中学语文教育,就一定会明白,作为教学考核工具存在的阅读理解,或是对作品进行过度阐释,或是对文章进行语义阉割。这样的阅读理解,既是一种应试教育的检验工具,同时也承载着特定的价值传播功能。当一篇文章成为高考阅读题,遭遇过肢解切割,再被硬行附加上教育必须负载的价值判断,自然会背离作者本来的价值意旨。

    语文还是对学生的一种情感熏陶,情感教育的重要性丝毫不亚于理性教育。当然,我们也不应该轻视语文教育中蕴含的德育功能和思想教育功能,这是必然存在的。所谓“人文性”,这是一个重要的方面。要引导学生关注社会问题,多从国家、民族和大众的利益角度出发思考问题,这样学生的境界自然会逐渐提高。

    说到减负,其实也很简单。我们的目标是学生减负了但人才培养的规格不减或更高,这就需要我们正确的看待知识结构,还原个别学科的应有的位置。社会需要更多的专业人才,专业成绩最能代表学生将来的专业发展方向,当然,我们也不能忽视基础工具学科的学习以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而现行的高考政策是语数外每科150分,其它综合科每科100分,最后按总分录取。这与社会需求的人才相比恰恰是本末倒置,专业学科占分比例低,三个关联并不紧密的工具学科分值反倒很高。其实,学生平时负担很重,说的主要就是这几门工具学科的学习。随便问及一个学生,不是英语不好,就是数学不行。而理化生、政史地等专业课的学习更多的则是学生的兴趣。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兴之所至,随处可及。所以我认为,要做到真正的减负,就是要还原语数外三门工具学科应有的位置,高考设置语数外达标线(每科90分或100分),不计入总分,只有达标了才考虑其专业成绩,然后由高到低排名录取。专业为语数外的,也可依此操作。如此,学生高考逐鹿的重点学科变成了达标要求,学生就会有更多的精力从事专业学科的学习,学生也能达到彻底的减负。而工具学科必须达标的要求也必将进一步提升高中学生乃至我们整个民族未来的综合素质!

    有了这样的评价机制,有了这样的社会心理,我们的教育说到底还是一种应试教育。国内的孩子埋头苦读、考试,是他们学到了很多知识吗?不是!一个考上北大清华的孩子与一个考上一般学校的孩子相比,并非是前者比后者掌握的知识更多,而是他在考试中的竞争力更强。

    在能力层面,通过选文阅读,让学生学会表达,学会写作。语文知识零散在各种文体里,要用一个框架把他们连接起来,有了这样的体系性知识的学习,学习者才有可能将之转化为能力。

    我年少气盛,言行有失的时候,是D老师,把我叫去,单独告我:学会夹着尾巴做人;我联系县作协主席和学生交流写作感悟,是D老师,坐在台下,坚持用心听完全程……

    笔者也特别希望高考“遇冷”的原因确实是由就业难导致,但具体分析下来,却发现,高考并未“遇冷”,而人数减少的原因也确如教育官员所称,并非由于就业难。这是比就业难引发高考降温更令人忧虑之处,后者表明高等教育或多或少存在竞争压力,而前者表明高等教育无论学生出路如何、培养质量如何,生存地位都不受挑战,没有危机感和紧迫感。

    一个人总要面对他所生存的时代。如果生于乱世,他基本是无书可读;而今天,年轻一代则是不仅有书读,而且有读不完的书。我生在一个无书可读的时代,很羡慕有书读,所以,我觉得有书读比没书读总要好得多。在当今时代,孩子们其实面临着这样的矛盾:他们要读的书实在太多,他们的知识看上去很丰富,但实际上又很不丰富,因为他们的知识是填鸭式的。所以,我们的孩子是课本知识(还不能说是书本知识)丰富,而实践能力、创造精神相对不足。

    “我学得很茫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又学到了什么”

    这样说来,当下正活跃着的第三代个性教师,他们有意识地反传统、反经典,有意识地挣脱文本的固有诠释,反对文本解读的客观性、确定性。尽管我们在理智与感情上都难以接受这种教学,但它存在着,甚至还受到某些“理论高深”的学者的肯定。第三代教师更多的走着颠覆与解构的路子,不论是教学实施还是文本解读都挑战着人们的传统观念。即令这种解读是创新的、个性化的。但在我看来,这种抛弃以语言文字为核心的语文教学策略,这种架空文本、甚至无视文本价值导向的做法,正代表着当下语文教学的最大迷途。可怕的是,这种教学迷途,恰恰是以个性标榜与创新求异的面目出现的。人们或津津乐道,或极力辩护。

    朱永新: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这个奇迹,提升了全民族的教育素养,提升了全民素质,使我们这个13亿人口的大国迈步走向人力资源大国。正是各级各类教育的发展,提升了我国核心竞争力,成为了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强有力支撑。

    2.大面积提高学生的写作能力、写作水平与扩宽学生的视野、丰富学生的阅历的矛盾。透过作文教学的模式与方法,我们不难发现,我们的学生只是应试的学生,作文教学只不过是在训练学生在不同的阶段按不同的文体要求能写应试作文而已。教师出僵题,学生硬作文。如今的学生生活在顺境,缺少社会经验和阅历,缺少实实在在的生活体验。写出来的更多的是“本故事纯属虚构”谈不上真情实感,情真意切。“题材+中心+构思”这种套路,导致了学生对作文的态度由厌烦转向恐惧,学生的作文越写越差,作文教学的路子也越走越窄,不知怎么办?

    写字教育不能推到课外

    六 法新社记者提问总理一个有关中美关系的问题:大概一周以前,中国外长表示美方应切实行动,使中美关系回到正常发展的轨道。我想问的是,中方认为美方应采取什么具体的措施才能使中美关系重新回到正常发展轨道?中方现在还在等待美方采取这些具体步骤吗?还是中方愿意以中美关系的大局为重,不再纠缠和计较现在中美关系中出现的问题?

Copyright ? 2009 重庆市忠县中学校园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