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电子图书馆 | 教学资源库 | 电视台网站 | 心灵主页 | 旧版链接 | 校讯通办公 | 校长信箱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2014高考0分作文节选

2019年04月09日 00:33

    最后给大家看一些报道的片段,算我给教师节的献礼,看了以后还能高兴的起来的,只能说您活的老敞亮了。

    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提到我前年在一个论坛上接触的一批高三学生会主席——今年他们应该是大二学生了——他们在论坛上的发言,谈起“爱国”、谈起“责任”,全是书面语,高调得让我辈诧异:诸如,“我是一个中国人,看到美国的发展,我是佩服,但是看到中国现在的发展,我感觉是幸福。我希望如果我出国,我想让他们看看我,让他们知道我是中国人的一员,我是愿意出去读书的,但是我想回来,因为我想看到祖国的发展。”会后私下交流,学生们率先开口承认,会场上有老师看着,有录像,这样也就是说说而已。

    “一体四层四翼”到底是什么?

    孙云晓:中国父母有一句最经典的话——“只要你把学习搞好了,别的什么都不用你管”。这句话几乎所有中国孩子都太熟悉了!我认为,这句话就是“教育荒废”的宣言。实际上从教育的本真来说,根本目标是促进人的发展,绝不仅仅是学习知识,还有生理心理、社会适应等各方面的发展。我曾经提过一个观点:如果你的孩子没有朋友,比考试不及格还要严重。

    不管世界怎么改变,教育就做这一件事:给人幸福,让人成为自己,成为完全的人。所以,变化之前,要想清楚这个问题。幸福是人类最终的目标,人活在世上首先应该让自己幸福,让这个社会更温馨、更温暖、更阳光,这是教育最重要的目标。

    那位北大中文系教授读书时,中国学生大概都是英语“哑巴”。能讲流利英语的是极少数尖子,他们英语好,中文也好。教授可能因此留下了英语讲得好就该中文也写得好的印象。但这是老皇历了。如今大学扩招,大城市已有80%的应届高中生可以进大学,校园里什么智商的都有。一大批学生写不好中文,本是“产业化”应有之果。而英语教学在老农读中学时,其原则已经是“听说为主,读写跟上”。中学里英语学得比较好的,对话时能来上几句,有什么稀奇?如果我们的英语教育比较成功,学生的表现就该是能讲一口流利英语;至于是否会写文章——中文也罢,英文也罢——则要看各人造化。

    民国三十八年,河北固安小学校的毕业照蔡洋是在建筑工地上做小工的90后,13岁辍学,接受过义务教育的他,能看报识字上网。2012年9月,蔡洋用一把U型铁锁,将西安车主李建利的脑袋砸出了一个V字型的洞。直到警察登门前,蔡洋依然觉得自己并没有犯罪。蔡洋告诉他的妈妈:“网上对我一半支持一半反对”,“我是爱国,抵制日货”,不会有大事情。

    就3门选考科目而言,中新网记者注意到,各地多采用“6选3”模式,即从思想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6个科目中自主选择3科作为考试科目。

    开展分类帮扶,提高学生资助实效性。统计分析学生实际困难,重点关心经济困难学生、学习困难学生、适应困难少数民族学生、贫困地区发展困难学生四类群体,进行分类资助帮扶。主动帮助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进行助学金、助学贷款、临时困难补助申请,提供勤工助学岗位,每年资助返乡路费。针对家庭贫困学生英语学习困难问题,开展英语四六级免费培训,近五年共办免费培训班10期,学员达到2000余人。针对少数民族地区贫困学生学习生活适应问题,成立少数民族学生成长社,开展少数民族学生论坛、学术沙龙10余场。针对老少边穷地区贫困学生,设立学生综合素质培训中心,开展公关礼仪、演讲朗诵、公文写作等综合能力培训20余场。

    二、清理整顿加分项目,规范考试及其评价

    二是加强防范,健全完善安全工作方案。为切实加强学校安全管理工作,2009年出台3个安全工作方案,即《湛江市教育局“安全生产年”活动实施方案》、《湛江市教育局开展安全生产“三项行动”实施方案》及《湛江市中小学、中等职业学校、幼儿园2009年安全执法监察警示活动实施方案》。并及时向县(市、区)和市直学校发出3期安全事故通报,要求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领导认真吸取事故的深刻教训,举一反三,加强安全教育与防范。

    考生回答:从历史的角度分析说,历史上游牧民族多分布在北方,而南方居民多从事农耕。不过在现代社会,随着人员流动加剧,南北方的性格在交融。同时也存在一些不同的个案,比如革命就多从南方发起等。

    而列入“985工程”、“211工程”的高校,都纷纷列出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时间表,比如,北大计划在2018年,清华计划在2020年建成世界一流大学。而今,马上就到2018年和2020年了,北大和清华这两所在中国还算一流的大学建成世界一流大学了吗?尽管有的野鸡排行榜已经把这两所大学排进了世界一流大学,但从两校在高考招生时的猴急相和互相掐架拆台来看,看不到一点世界一流的影子,还不用说状元招了几十年,竟然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不产生一个诺贝尔奖得主,这像世界一流大学的做派吗?

    再比如,对于学生的不良习惯、错误行为,教师完全可以批评,可是,这也被现实剥夺。对于教师来说,批评是天然的权利——没有批评反馈,就难以纠正学生,但在具体教育教学中,教师必须谨慎使用批评权,否则一招不慎,就会惹来很大麻烦。学生回家告状,家长找到学校,一般来说,教师不管对错,都会受到学校批评,甚至为息事宁人,教师还会被取消评奖资格、受到处分——在有的学校领导那里,不会考虑到怎样维护教师的合法权益,而是担心家长再上告到教育部门,造成教育部门对自己的不良印象,影响到今后的晋升和评价考核。

    王一新:一个屯垦戍边的领军者,左肩担着56年历史沉淀的责任,右肩担着百万民生。

    描述性评语 教师在与学生进行充分交流的基础上,用描述性的语言将学生在思想品德某一方面的表现,如态度、能力和行为等写成评语,评语应采用激励性的语言。

    官场的黑暗与腐败,已经渗透到被教育家陶行知誉为“圣洁心灵之地”的菁菁校园,这块早年来得到社会公认的“教书育人”的净土,如今已被“铜臭”污染得面目全非。校长尚且如此,老师能甘居落后?所以,名目繁多的课本费、试卷费、桌椅费、择校费、借读费、助学费、补课费、跨区费、捐建费等也应运而生,苦不堪言的倒是那些望子成龙、盼女成凤的家长。

    上个月,我发表了《农村大学生比例大幅下降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写到邻村吴大叔的儿子大学毕业后,没有找到工作却在帮他推车送大粪,他悲叹地说:“没想到儿子这个学力学的,最后还是把‘力’用在这土地上,就是学得再好又有啥用?”知识可以改变命运。当知识在改变命运却在日渐式微,未尝不是一种悲哀。我们知道成本意味着对于产出的期许,高成本必然带来高期许,这是一种经济理性。由于孩子读大学成本太高,当全家人受穷之后,读了大学还难以改变命运,不能回报家庭,这就会让家庭所有辛苦打拼的人感到失望,也会让周围的人产生读书不能改变命运的想法,而不重视孩子的教育。这种多米诺骨牌效应却是非常可怕的,吴大叔的儿子大学毕业在家推大粪之后,这个村几年没有出一个大学生,有的孩子初中还没毕业就进入打工行列。(2009年2月7日《中国妇女报》乡土中国)

    一些学校虽然高举素质教育的旗帜,讲的是先进的教育理念,可是真正的功夫却下在了选拔生源和升学考试上。在一些人心目中,名校之所以有名,靠的是高升学率;素质教育是说给领导听的,是做给别人看的,只有分数和升学率,才是真功夫、硬道理。在这样的观念指导下,教育教学怎能不滑向应试的误区?

    谈谈对孔子“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这句话的理解。

    在强化科研精准服务上下功夫。推动科研服务职能转变,组建科研经费预决算服务团队,指导科研经费填报和使用。聘请专业法律团队,服务科研合同法律咨询。整合社科、科技信息网络平台,实现教师科研“一张表”工程。强化新闻宣传推广服务,提高科研人员社会声誉。开拓科研合作交流渠道,定期发布各地各类合作需求信息,进一步做好精准化精细化服务。

    二、课程的基本理念

    真理越辩越明,道理越讲越清。对于复杂的教育现象或教育问题,我们需要深入讨论,达成共识,进而推动教育改革发展。就像今天刊发的这篇文章,目的不在一争高下,而是透过问题找到症结,看准方向。我们也欢迎大家踊跃参与讨论。

    《学会生存》一书的作者埃德加?富尔精辟地指出:“未来的文盲不再是不识字的人,而是没有学会怎样学习的人。”这句话不难理解,但可惜的是,目前相当多的教师仍没摆脱只教知识不教方法的传统教育模式,他们自己从教材中提取知识,然后通过分析把它“喂”给学生,这种让学生被动接受知识的做法,不利于发展学生的智力,结果是相当一部分学生一离开教师就手足无措。因此,实施素质教育,我们就必须像孔子那样,教给学生学习的方法,培养其良好的学习习惯,使其更好的适应未来社会的发展。

    [温家宝]:我们希望参加六方会谈的各个国家要增进共识,从大局出发,妥善处理分歧,不要做激化矛盾的事情。中国政府将积极同各方保持联系,加强磋商,继续推进六方会谈朝着健康的方向发展。 [11:54]

    一个知识产权持有者应该获得多少收益,不应该由政府说了算,更不应该由社会舆论说了算,而只能由市场说了算。当然,那些获得了高额收益的知识产权持有者应该积极通过慈善的方式回馈社会,但那是另外一个命题。他们是否决定把大多数财产捐献出来并不影响他们因为自己的创造而合法获得高额收益的权利。

    是否报班,是盲目从众还是理性选择?

    时贤谈论蔡元培,多把目光聚集在其教育家的身份上。当然有理,世界上和北大水平相当甚至超过北大的学校为数不少,但是没有哪所大学能够像北大一样与一个国家的现代化进程如此息息相关。以一所学校对一个国家产生如此之影响,连耶鲁、哈佛、剑桥等大学都不能相酹。能够成功地塑造这样一所学校,不是教育家,是什么?但是,众人在谈论蔡元培的教育成就之时,很少有人提及蔡元培作为教育家的基础。今年是北大建校110周年,蔡元培诞辰140周年,蔡先生和北大会再次聚集世界各界的目光当属意料中事,我愿意从这一思路出发,追忆蔡先生,纪念蔡先生,也希望能够勾勒一个真实的蔡元培。

    (二)师生关系要变。在本次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中,我们要用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和方法来正确认识和处理教师主导与学生主体的关系。

    农村教师是农村未来发展的希望。相对之下,农村的改革与发展更需要人才,只有农村教育水平上去了,才能培养出建设农村的人才。而人才培养的重任就落到了农村教育和教师身上,这是最具潜力最重大的“希望工程”。

    林琳的老师告诉记者,林琳初中和小学的学习习惯和学习基础较差,是她高三成绩难提高的主要原因。林琳小学在重庆桐桷村村小读书,几乎没有接触过英语课。初中时,林琳的英语成绩无法和那些在小学就系统学习英语的同学相比,这让她失去学习的兴趣。升入高中后,林琳的英语成绩更差。

    王宁指出,《规范汉字表》是对过去已有规范的整合与修订,包括:重新复查、确定了字级、字量、字形,对姓氏、地名、科技等领域的字作出补充,对简化类推作出严格限制,正体字与异体字的关系也作了一些必要的调整,等等。

    谈话 教师通过与学生各种形式的对话,获得学生思想品德发展状况的信息,据此对学生进行引导和评价。

    早在1900年初,蔡元培辞去中西学堂校长时,革命之志已经显露,他在给徐树新的辞职信中写道:“元培而有权力如张之洞焉,则将兴晋阳之甲矣”。看一看蔡元培这一时期的履历,就能明白,民国初年作为教育家的蔡元培在当时政局中的资历:1902年,35岁的蔡元培同蒋智由等在上海创办中国教育会并任会长,中国教育会“表面办理教育,暗中鼓吹革命”,但是当时时局震荡,教育会在教育方面的工作始终没有很好地开展,却成为国内最早鼓吹民主革命思想的社会团体;之后这位前清翰林还参加了暗杀团,并且研制炸药,希望一暗杀的手段推翻清朝统治,1904年,在上海与黄兴、陶成章一起组织建立了光复会,并被推举为会长;1905年,同盟会成立,光复会并入,孙中山委任蔡元培为同盟会上海分会负责人;1912年1月4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南京成立,蔡元培就任南京临时政府教育总长。1912年2月18日,作为孙中山的特派专使,偕同唐绍仪赴北京迎袁世凯南下就民国总统职位,而当时,汪精卫、宋教仁、王正廷等之后在民国政坛上举足轻重的人物则仅仅是使团成员。

    朱清时回想自己当时读书的情景说,当时没有什么重点学校,大家都就近入学,孩子们起跑线都是一样的。在改革开放后,一些地方为了出政绩,于是就集中优势教育资源到某些学校,刻意去办重点学校,到现在却成了有钱有权家庭的孩子专利。

    我们的教育病了,而且病得不轻。从某种意义上讲,现实的教育,不是“成就”人,而是“毁灭”人!想起来令人感到悲哀,我们越努力,离心中的教育理想就越远!

    然而,“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糟糕的时代,”

    咱们的学生不会发现问题,不会分析问题,不会反问,不会批驳,不会质疑,即使是理科的课堂,咱们也往往只有科学手段(技术和技巧),没有科学方法,更遑论科学精神了。咱们培养的就是只会按指令行事的机器人,拔尖的曰全能型机器人。

    毫无疑问,汉字简化运动无非就是拼音化运动的阶段性成品,不看到这点,就无法对这场运动的本质做出准确的判定。简化字只是一种过渡手段,其最终目标,就是要彻底消灭汉字,以及消灭一切由这种文字所承载的历史传统,实现向“文化共产主义”的伟大飞跃。

    50.6%受访者建议教育部门严控各校招生过程,设立招生举报制度来自山西省晋城的北京市某高校硕士研究生钱欣欣,觉得学奥数很有用,“一旦过了那个坎儿,你就比较通了。学习有超前量,你会非常自信,会更爱学习”。但她也觉得,现在那种全民学奥数的狂热,“太变态了”。她认为,关键还是不要跟升学挂钩,包括学校里的考试不能出成奥数那个难度。否则家长会不切实际地让孩子盲目学习,就失去了学习奥数的乐趣和意义。

    当被问及是否支持延长学生在校时间时,奥巴马说:“延长学年的想法很有道理。”奥巴马指出,与其他发达国家的学生相比,美国学生在校时间要少近一个月。

    我们上面的分析聚焦于名牌大学的学霸,给人的印象是,在中国偌大的一个社会里学霸只是代表极少数的人群,不管他们命运如何,只占社会一个很小的比例。其实,高分诅咒以及背后的机制和条件同样适用于非名牌大学和非学霸们:只要学生主要是基于分数(不管高考分数还是大学绩点)而非个人的兴趣能力选择相对热门的专业和职业,职业错配就会不同程度地发生在各个分数段的人群里。只是分数越高的人,高分诅咒可能越严重,名牌大学热门专业的职业错配只是问题的冰山一角而已。因此,“高分诅咒”是锦标赛社会里普遍发生的一个社会现象。

    《归去来兮辞》(陶渊明)

    最好不要对孩子说下面十句话:

    笔者之所以对这个话题感兴趣,源于9年前的经历。当年围绕名校能不能建“省招班”有过争论,省里明确规定不准“跨境招生”,但个别学校为追求清华北大录取数,巧立名目,搞“实验班”“强化班”等。有校长竟在大会上说“哈佛和牛津还在全世界招生呢”,愚妄至此,几近无药可救。

    以暴制暴,制造新的校园暴力。“他们能抱成团儿,我们为什么不能?”“他找人打我,我也找人打他,看谁能打过谁。”“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迟早我会让他在我手里栽跟头!” 这 种以暴制暴的心理,在不少受过校园暴力伤害的学生中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尤其是那些长期忍气吞声的学生,这种心理更加明显。面对校园暴力,受害的学生用以暴制暴的方式解决问题,自然是愚蠢的,因为它不但不能让暴力远离自己,反而会使暴力离自己越来越近,直至使自己完全滑进暴力的泥潭中无法自拔。这种恶性循环的链条越长,校园暴力的发展越迅猛,其影响也就越恶劣。话虽这么说,以暴制暴的所谓“黑道原则“,还是悄然侵入了某些学校,占领了一部分学生的思想、道德阵地。在这个原则的指导下,一些学生开始“拜把子”,在此之后,如果再受人欺负,他们就不再向老师或家长寻求帮助,而是通过拜了“把子”的兄弟或姐妹自行解决。同时,一些学生在受到高年级同学的欺负后,也往往会依赖“拜把子”后形成的团伙力量,变本加厉地在低年级同学身上寻找“补偿”:勒索他们的财物,向他们收“保护费”。有家长担心,这些在校园内外为非作歹的学生帮派,会不会一步步演变成少年“黑社会”。这种担心并非没有道理。法学家皮艺军说:“一般的青少年犯罪团伙和黑社会还是有一定区别的,但青少年团伙是典型的黑社会组织的基础,最有可能发展成为其外围组织。比如台湾的‘竹联帮’就经常到校园寻找自己的发展对象,他们所寻找的对象一般不是单个的孩子,而是青少年团伙,通过双方的接触,他们很快将青少年团伙发展为黑社会组织的一部分。一旦青少年团伙这种松散的组织被黑社会利用的话,很容易让本来只是不良少年的孩子变成真正的罪犯。”

    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说实在话,大学老师已经很难塑造孩子的灵魂了。大学老师的事情后面会说。

    病句类型:语序不当、搭配不当、成分残缺或赘余、结构混乱;表意不明、不合逻辑。

    记者:这项研究还进一步提出了当代大学生具有一种隐形的双重人格及流体型文化人格,传统与现代文化似乎在大学生主体中出现了内在悖反,比如他们认同书法却可能并不懂书法艺术,他们喜欢流行音乐却并不一定认同它的价值,他们在尊崇传统的同时追逐流行。作为国家文化认同的精英群体和未来文化建设的中坚力量,大学生的这种悖反,对中国文化继承与发展和软实力的提升意味着什么?

    然而,一些村民对上述官员的观点不以为然。他们认为,一些未考虑当地实际的并校举动,加速了农村生源大批流向城镇。撤并人为地加剧了农村与城镇教学的差距。并校之后路途远了,本来可以由家里老人照顾的,现在只能让孩子到城镇读书,加重了家长的负担。

Copyright ? 2009 重庆市忠县中学校园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