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电子图书馆 | 教学资源库 | 电视台网站 | 心灵主页 | 旧版链接 | 校讯通办公 | 校长信箱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大学 专业排名

2019年04月15日 13:19

    众所周知,一些高校的自主招生、艺术类招生及补录已经成为历年“特招”腐败的重灾区,“暗箱操作”严重戕害教育公平。在一些高校,每人每年给高校捐资便可成为“校董”,获得相应的“点招”指标。艺术类招生专业性强,更存在“自由发挥”空间,北方一所大学艺术系主任曾告诉记者,补录时将录取线下浮3分至5分,考生每下浮1分录取,收取1万元,但不是所有的学生都有这个机会,一般是有关系、有钱的才能被录取。

    曾担任过高考阅卷的北京语文特级教师薛川东回忆,当时不少考生没有真正看懂这幅漫画,有个学生在作文中写了“一个农村的坏分子,要把公社的大坝挖穿,幸亏没有挖穿,不然就出大事”的故事,让阅卷的老师们看得哭笑不得。

    古人云“用师者王”,当每一个教育管理机构都能敬重每一个教育工作者,那“教育减负”就能在以人为本、以心换心的教育生态中渐次达成。陶行知先生所说的“为一大事而来,做一大事而去”,就不再是不切实际的奢望,而是现代教育走向良性循环的真实写照。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尽管英国此番决定引进中式教育,但并不意味着中式教育法“战胜”了英式教育法。英国此次引进中式教育法,只是作为对原有教育模式的一种补充,而非彻底抛弃原有的教育模式,其目的是增加其教学的多样性,以集中获得两种教育模式的优势。但从根本上来说,中式教育法无法完全取代英国原有的教育模式,因为两国的文化背景、家庭环境、社会背景等方面有太多不同。

    坚决切断招收择校生与获得利益的联系

    当时一些生活在得风气之先的都市读书人家,在时代大潮的冲击下,往往采取一种变通的方式:先让子弟在家塾念上二三年甚或三四年的“子曰诗云”,再去新式学堂念书。或者干脆新、旧同时进行;周一到周五在学堂念书,周六去私塾念“子曰诗云”。陈从周先生在回忆早年受教育经历时说:“父亲去世后,我十岁那年妈妈将我送入一所美国人开的教会小学上学,插入三年级,但是我几个弟兄的中文根底,却是老姑丈打下的。妈妈将我们几兄弟托付了他,因此我每天放学后要读古文,星期天加一篇古文,洋学堂外加半私塾。”施蛰存先生的情况也颇相似。他在世时曾对笔者提起,当年在上海松江上新式小学时,周末还要到一位老先生那里学古文。

    近年来,高考加分政策备受争议。各地的加分项目五花八门,分值高低不同,范围互有差别。不仅令考生和家长犯晕,更招致“造假”、“太水”等质疑。

    余映潮老师上《云南的歌会》一课,他设计的大环节是:漫说课中之最(同桌间可交流看法);精读“山路漫歌”片段(描写艺术欣赏);总结《云南的歌会》之美。听课过程中不知不觉地被吸引,跟着余老师品味到沈从文的美笔美景,可是课后回味这课,却有点惊讶,一篇课文可以有很多内容教师不提及吗?末尾一大段“村寨传歌”除了开头学生在“漫说课文之最”时稍有提及,接下来的课中余老师似乎把这一大段内容给舍去了!本节课的重点是“描写艺术欣赏”,精读了“山路漫歌”这一段。他这节课的设计,大胆的取舍是我从未领略过的,可是你不得不说这节课上得很成功,教给学生很多欣赏的方法,并进行了当堂训练,欣赏的“味道”相信学生和在座的其他人都品尝到了,都心领神会了,这就是个性化的语文教学吧。以前“同课异构”不是没听过,但是没有谁敢这样来处理教材。一篇课文包含的知识点很多很多,要想全都传授,不可能实现,其实也没必要;要想传授得多一些,说不定效果会适得其反。知道语文课只有45分钟,不能面面俱到,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要精简目标,但在教学设计中往往难以取舍,心里总是惴惴不安,总是扩大课堂容量,尽量把目标设置得自认为完美无缺,殊不知,就因为这样,往往在实现这些目标的过程中,蜻蜓点水,不能挖掘到学生思想深处的泉眼,常常草草收场,留下遗憾。我学着余老师的上法,给我的学生也这样上了《云南的歌会》,请我们学校的老师来听评,发现学生的表现出乎意料的好(教学设计的独特性太重要了!),也许平时给他们思辨的时间实在太少,这节课让听课的老师称赞不已,说学生的水平真不一般,但对我的教学设计提出了质疑(他们没有听过余老师的课),我对他们的问题谈了自己的想法。也许个性化的教学就不再大众化了,大家平时在做的,一下子改变了,是有点难以接受。但是我还是欣赏朱振国老师的那句:真正的精彩不在于你,而在于学生。我也佩服余映潮老师对教材的大胆处理和个性化创意,我们为什么就不能上出一堂个性化的语文课呢?这是我听了名家的课再结合自己平时的教学获得的又一点体会。也许以前也曾意识到过这一点,但心里总有不甘,总觉得教给学生的还远远不够,总怕留下遗憾,结果是越这样“贪心”就越缺憾多多。现在我清醒地认识到,语文课堂只能选一两个角度来设置合适的目标,要上出自己的个性,切忌贪心,否则目标难以实现,或者实现了也只是表面功夫,不能深刻,不能训练到位。在评课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应该看学生在这节课上得到了什么 ,收获怎样(要站在学生的立场说话),而不要去指责这个老师什么什么没有讲到,什么目标没达到,也许你认为该达到的目标,他的设计中根本没有!每一篇课文对学生来说都是新奇的,其中可学习的东西很多,老师眼里要只有学生,不要顾及那些旁听者的口味。现在有些专家和老师很自以为是,总觉得这课应该按照他们的思路来上才算成功,弄得一些年轻老师开课之前就先请教,教案改到后来,没有了自己的一点儿个性。

    一提起农村教育,全国政协委员、华中师范大学党委书记马敏就有些激动。2015年两会期间,马敏向记者展示给全校新生上入学第一课的幻灯片上讲述的一个毕业生基层从教的心路历程:

    回归到教育本质上,教育首先应回归到人的发展,让每一个孩子的潜能得到挖掘。做一个好教师,要切切实实地反思。

    [袁贵仁]:

    杜柯伟介绍,截止到2013年年底,全国义务教育阶段的随迁子女共有1277万人,占义务教育学生总数的9.3%。解决随迁子女义务教育问题采取“以流入地为主,以公办学校为主”的政策。随迁子女在公办学校就学的比例,去年达80.4%,比2012年略有提升。“应该说以公办学校为主接收随迁子女就学的格局已基本形成”。

    有专家总结,东亚发达国家和地区之所以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关键是重视教育,奠定了雄厚的人力资源优势。将时间拉长,我们就会发现,对教师的尊重、对教师队伍的培养建设,对一个国家教育体系的成长意味着什么;我们才能读出,那些重要历史关头的教育政策的抉择,怎样影响了今天人们的命运。譬如,37年前,刚刚从十年浩劫走出的中国人,正是从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上收到了春天的信息,又通过恢复高考、设立特级教师制度,激活了士气、生长了希望。1985年教师节的设立,将之上升到国家战略的层面,教育更成为个体解放、社会转型和国家梦想的结合点,令那些刚从连环锁链下解套的小船重新凝聚成一个有向心力的舰队。

    达斯科里、布鲁诺,都被活活烧死,康帕内拉被长期打入死牢……所有这些,都没有成为前车之鉴,都不影响伽利略成为哥白尼学说的坚定拥趸。在伽利略看来,科学家的良心就是追随真理。弥留之际,他重复着这样一句话:“追求科学需要特殊的勇气。”

    袁贵仁还特别针对社会上流传的一些大学综合实力排行榜作出澄清,“教育部没有对大学进行综合排名,我们也不赞成。”他强调,对于高校办学,教育部的态度是“扶强扶优”,让好的更好,对于那些办不下去的大学,“我认为不要管,那是自然规律。”

    山东:2020年只统考语数外

    张红(化名)在北京某大学的行政岗位工作了近10年,没有事业编制的她以劳务派遣的形式工作,她没能参加此次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

    国家档案局公布的最新资料片《南京大屠杀档案选萃》中,有几位普通人面对大屠杀的表现令人敬佩,也令人深思:南京一家照相馆的小学徒罗瑾,冒着生命危险,拷贝日军军官送来冲洗的罪行照片,秘藏在寺庙当中,辗转同学吴旋之手,终于保存到抗战胜利,成为南京军事法庭审判的一号证据;金陵女大收容所的程瑞芳,白天不停工作,为难民撑起千疮百孔的“保护伞”,晚上就着昏暗的灯光,含泪记录侵略者暴行,挣扎写下心路历程,成为中国版“安妮日记”……这些珍贵资料片,记录了中华民族心灵上永远的创伤,更让日军犯下的滔天罪行无可辩驳。

  今天,我国已经普及九年义务教育、进入了高等教育大众化行列,学生人数逐渐减少,教育经费逐渐增多,各级教育的供求关系已经极大地改善,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可能通过教育创新,追求好的教育、理想的教育。

    北京大学招生办公室主任王亚章认为,由考生向试点高校提出申请,有关中学、社会团体或专家个人等均可实名提供推荐材料,使得所有学生都有机会根据专长和兴趣申请资格,而中学也不必再分三六九等,拥有同等的权利。同时,在保证生源基础上,向中西部及农村地区的申请考生适当倾斜,也有利于形成保障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的长效机制。

   前不久,国务院颁布了《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沪、浙两地公布了各自的高考(课程)综合改革试点方案,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有的给予充分肯定的意见,但也有意见认为,改革的步子迈得还不够大,应该把考试科目的选择权全都交给学生,把招生录取的自主权全部下放到高校;还有意见则认为,改革走得太快,当下的高考模式很平稳,不必“推倒重来”。这些不同意见实质上都拷问着高考改革的价值取向,到底应趋向于公平选才,还是应趋向于科学选才,究竟怎样对待二者的关系?

    事实上,自2003年第一批高校扩招后的学生毕业,此后十多年,大学生就业难就一直成为话题。2003年毕业生人数达到212万,2005年毕业生人数过300万,2006年超400万,2008年过500万,2009年超600万,2014年超700万,年年都是“史上最难就业季”,一年更比一年难。

    西南大学教育学副教授、博士生导师廖其发表示,每名学生的学习程度不同,如果机械地照搬“学霸笔记”,容易丧失自我的归纳概括能力。“‘学霸笔记’有一定的借鉴意义,其中记录了很多值得参考的学习经验和学习心得。但是,笔记是一种个性化的整理,并不适用于每个人,不能盲目依赖”,“笔记可以复印,学霸无法复制”。

    ——更大思维空间,更鼓励思辨

    马加爵。大家都熟悉。可你们是否知道马加爵现在在哪里?他的阴魂还在游荡。他至今还没有入土为安。法院要他的父母来领他的骨灰,你们知道,他的父母说了句什么话?他们说。我们不要他的骨灰,我们譬如没生这个人!

    为了圆15年前的一个“高考梦”,作家张一一在时隔多年以后重新鼓起勇气走上高考考场,作为高考生的张一一也因为年龄大和知名度大而被称为“最牛考生”。让人始料未及的是,已出版过十本书、发表过近千万字文学作品的张一一的语文却没有及格,其高考作文《“最美乡镇干部”为何八年未提拔?》针砭时弊、立意新颖,虽然不少网友认为应得满分,而高考作文阅卷者仅给出29分的低分,该一高考作文分数在网络上一度激起轩然大波。再鉴于对2014高考湖南文综第25题参考答案公信力存疑等原因,为促进高考改革和教育公平,张一一在今年8月份将湖南省教育考试院告上法庭,要求考试院公开语文科命题人员名单、命题和评分程序、高考作文评分标准以及湖南文综第25题参考答案的依据, 此一引发社会各界热议和法律界广泛关注的行政诉讼案近日在长沙市岳麓区法院开庭审理,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上海高考改革,终于全面铺开。

    现在每年高考全国有十多套试卷,大致就是一种模式,即语文知识运用、古诗文阅读、现代文阅读和作文等几个板块,大约20道左右的题量。因为题型模式单一而且固定,就导致不断强化应试式教学,熟悉答题套路就能得高分,结果难于考出实际水平。改革之后试卷模式应当更多样化,不再年年套路相近。只要符合课标要求,完全可以放手去开发新题型。加强综合也是一种改进,以往同一试卷中几个板块彼此分散隔离,甚至同一个试题中几个小题也缺少联系,以后不妨改为从一个(组)材料中同时引发五六个题,将阅读、写作结合起来,在同一个语境中去解决词语、名句填写、文学常识、内容理解辨析等问题。这也能更好地考察综合能力。改革后的命题应紧密联系学生的日常语文生活,体现语言文字的实际应用,考查学生利用语文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目前课改在强调研究性学习和综合性学习,高考命题也应当往这方面有所靠拢。

    这一项数据统计结果“非常稳定”:在清华大学社科学院和经管学院,13级和14级学生到过境外的比例都在40%左右,过去的调查结果也是类似的数据。

    这就是问心无愧的教育。

    我在天津上的耀华学校是从小学一年级一直到高中三年级,这样一所十二年完整的学校。那是一所很好的学校,其他方面这里不讲了,只讲中文教学。它对中文特别重视。

    现行考试加分主要分为两类,一是对少数民族考生、归侨、华侨子女、烈士子女等特殊群体的照顾性加分;二是对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干部、文体科技特长生等的鼓励性加分。考试加分政策真正需要保障的是弱势阶层的教育机会,促进教育公平。因此,加分政策调整的方向是将“奖励先进”调整为以“扶助弱势”为主。

    同时,应加强少年儿童科普类产品的开发工作,促进我国科普产业的发展。科普活动的设计要从少年儿童的特点出发,关注少年儿童的兴趣,针对不同年龄段学生的需求,注重形式的创新和多元化,突出实践性、互动性、体验性,更好地吸引少年儿童的参与。比如,大力开发自然体验类的科普产品,增强少年儿童对自然和环境的感受,并在大自然中进行科学探索。

    从这三件事中,我看到了中国教育改革的希望。一直以来,我们期待自上而下的教育改革,但从现实看,推进教育改革的力量,更多来自第一线的教师、学生。这三起事件中师生们的表现,都反映出目前的大学师生,已经不再“逆来顺受”,完全被动地接受上级部门的安排、校方的政策、规定,而是据理力争,维护教师、学生的权利,进而推动学校决策的完善,为整体教育改革积聚力量。

    综合素质评价一旦被参考,大家最为担心的就是真实性和公平性。要建立一套完善的监督、公示、质疑和审核机制,杜绝弄虚作假行为,确保记录的真实客观。

    四年后,李培根卸任,离任演讲19次提“遗憾”,勾勒了出对大学管理、大学精神等的深沉思考,在场师生多为之动容,根叔又火。

    我最欣赏的还是广东卷的题。其提供的材料是:“看天光云影,能测阴晴雨雪,但难逾目力所及;打开电视,可知全球天气,却少了静观云卷云舒的乐趣。漫步林间,常看草长莺飞、枝叶枯荣,但未必能细说花鸟之名、树木之性;轻点鼠标,可知生物的纲目属种、迁徙演化,却无法嗅到花果清香、丛林气息。从不同的途径去感知自然,自然似乎很近,又似乎很远。”要求考生就此自命题写作。这题涉及信息化带来便利,也带来某些新的问题,包括人与自然的疏远,人的感受力降低等。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信息社会的发展,都是近来的热点问题,考生一般都会有所准备。但这个题写好并不容易,不能只是讲爱护自然,还需要有点哲理的思索。浙江卷和广东卷的两个作文题目都出得有水平。

    有些问题出现在填报高考志愿时,学生及家长在选择学校与专业上不能两全,退而采取先进入理想大学而放弃心仪专业的举措;一部分学生则将心思花在专业名称、“冷热”的盲目评判上,而不是从兴趣出发;还有一些学生是因为短期内难以适应高校教育教学及管理方式,出现对未来、职业等方面的迷茫。

    杨小平说,辞典编写组最初罗列的新词新语词条达到3万个左右。正是在严谨的查找文献过程中,大量词汇被挡在门外。

    我的孩子上学的时候,我和爱人都当老师,顾不上管她。

    在质疑者中,以网民“江湖郎中金猴”最为活跃。2015年6月6日,江湖郎中金猴发表帖子《三疑三探,教学创新还是误人子弟?》,引起一波网民的讨论。

    事件回顾:9月,吉林一名复读女孩因成绩不理想跳楼。11月,河南南阳市一个15岁的初中生竟然猝死课堂。据悉其头天晚上写作业写到12点多,早上6点20分起床。同月,河南鹤壁市山城区一个13岁女孩疑因学习成绩差被亲妈打死。《中国教育报》后续关于孩子睡眠时间的调查讨论显示,6-12岁学生睡眠不足率为74.2%,13-17岁为81.1%,18岁及以上为16.2%;作业成主要“睡眠杀手”。相呼应的是,美国《大西洋月刊》12月号封面报道了“硅谷自杀事件”,称硅谷中心的巴洛阿图从去年10月至今年春天,已有4名高中学生自杀,其中3名是华裔。这些学生成绩优异,有的拿了全A。据该刊记者调查,自杀主要因素是压力:来自父母、老师以及他们自己的压力,不仅要学习成绩优异,在其他一系列活动中也要表现优异;种种压力让这些孩子感到非常劳累、难以胜任、极其孤独。

    [袁贵仁]:

    这几天,幼儿园都有一个常规活动,就是到小学参加升旗仪式,感受小学生活,让幼儿园和小学有个衔接。

    郑渊洁的认证微博有671万粉丝,他常把和父母合影发上来,有时候是在一起吃饭,有时候是陪着父母散步。去年,他还在微博上发了给妈妈洗脚的照片,引来不少小朋友、大朋友的效仿,也将自己给父母洗脚的照片晒到网上。

    选考科目成绩分为5级

    第二、为见义勇为加分,尚未形成公平透明的认定体系。这就容易在监管上出现空白,形成利益链条、滋生腐败行为,给其他考生带来不公平,不利于社会的和谐稳定。

    学生成长记录如何真正写实?

    再加上这些年在中国,许多做母亲的不知道溺爱会害了孩子,让自己孩子永远长不大。比如,在我原来任教的一个大学里,一位中国教授已经30岁出头,没有结婚成家。尽管他已经拿到终身教授职位,但还是不成熟,因为他母亲还是每天跟着他、盯着管着他的一举一动,结果她儿子就没机会长大成人。

    张志敏告诉记者,去年9月,格致中学对高一学生进行了一次意向摸底,并着重在3个方面进行应对。第一,在师资安排上,由于学生们所选的“小三门”组合不同,班级建制要重新排、师资也重新排;第二,摸索实行“走班”,让学生自主选课,并出台不同的课时组合供学生选择;第三,重新安排大小教室的空间使用。

Copyright ? 2009 重庆市忠县中学校园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