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电子图书馆 | 教学资源库 | 电视台网站 | 心灵主页 | 旧版链接 | 校讯通办公 | 校长信箱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2010福建高考数学

2019年04月08日 13:46

    男生在英语学科上的劣势表现得尤为突出,特别是在语法和阅读项目上,差距显著。无独有偶,根据2006年上海英语高考的全部考生数据,男生群体英语测试总分比女生群体英语总分低达14.85分。

    在此过程中,不仅无权无势的优秀学子成为牺牲品,就连那些貌似高不可攀的全国一流高校也成为牺牲品!

    我们从鲁迅作品中学什么

    蔡智敏:语文教师一定要多读书,不断提高自己的语文素养,这样才有可能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这就是我们常说的一桶水和一瓢水的关系。教师必须多读,如果不读,很难成为好的语文教师。

    教师是“蜡烛”、“春蚕”。长期以来,这种比喻几乎成了教师的“专利”,它刻画出教师工作的艰辛与奉献精神,至今仍有不少教师以此作为激励自己勤奋工作的座右铭,仍有不少领导以此来赞扬、抑或要求教师。诚然,现代教师依然需要弘扬奉献精神,但是,从教师的角度来看,他的价值是否仅仅是奉献?当我们在经意不经意地运用“蜡烛、春蚕”与教师作类比时,我们需要进一步思考比喻之后被忽略的几个问题:

    在新中国成立至1978年的近30年时间里,中小学语文教学一直在政治漩涡中起伏沉浮。折腾来、折腾去的结果如何呢?吕叔湘先生一言以蔽之:“少、慢、差、废”。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经历过“十年浩劫”的一代语文教师,他们倍加珍惜新时期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整体氛围,倍加珍惜自由而开放的学术风气,自觉地以“语文工具论”思想拨开语文教育政治化的云翳。十余年间,中小学语文课堂教学改革可谓千帆竞发,浪涌波推。特定的时势造就了新时期以来第一代语文名师。其中,产生深远影响的中学语文名师有于漪、钱梦龙、欧阳黛娜、洪镇涛、宁鸿彬、章熊、潘凤湘、张孝纯、黎见明、程日亮,等等。在众多名师中,若论课堂教学艺术,于漪、钱梦龙堪称划时代的重要人物。在小学语文教学园地,则出现了霍懋征、李吉林、斯霞、丁有宽、贾志敏、支玉恒、于永正等一批名师。

    究竟是官本位导致了教育的腐败,还是腐败的教育思想导致了官本位,我想思考一下这个问题。我们的官本位跟一般的官本位是不一样的,它是一种特殊的君师合一的官本位,也可以说是师本位。官本位的现象不是我国独有的,德国历来是崇拜官员和头衔的,官大一级压死人,日本其实也是,在上级面前点头哈腰,规规矩矩地挨了巴掌也不敢动。但他们不像我们,官大一级他就成了你的教育者,中国的一把手成为了手下一切人当然的老师。

    八十年代,百废待兴,是所谓“教育的春天”。无论学校和社会,也无论教师和家长,对教育的期待都很高,仿佛教育就是万能的,只要教育发展了,一切都不在话下。作为名校教师,在社会很受尊重。有时晚上在车站等公交车,看到我别着“南师附中”的红校徽,经常有陌生人过来搭话,打听家庭教育方面的问题。他们看我的年纪,总认为我是个有经验的教师,不知道我大学毕业才一两年。

    后来他来到元大都(今北京),在御史台下属的都察院做书吏,经理田粮杂务。不幸的是,他的上司张闾是个贪官,后因“贪刻用事”被治罪,黄公望也因此受到牵连,被诬入狱。他在狱中看清了“世故无涯方扰扰,人生如梦竟昏昏”,并有了出世的念头。一出狱,黄公望便隐居做了道士,从此四处云游,以卖卜和收徒为生,同时专心研究画学。

    我们说“五四”之所以还活着,最重要的就是它为现代中国的社会生活铸就了一种不可违背的“政治铁律”。当年运动的参与者以极为高涨的喋血神州的爱国精神唤醒了几亿中国民众,并用“外争国权内惩国贼”这一犀利而鲜明的口号实现了前所未有的社会动员。正是这种前所未有的广泛而深入的社会运动,不仅使它成为中国现代史上的标志性事件,而且使它具有一种更为长远至今仍存的意义。我们所以称五四运动是伟大的爱国民主运动,“爱国”与“民主”正是这场运动为现代中国定下的“政治铁律”。90年来的历史在不断证明:无论是拥兵自重的军阀豪强,还是搅浊浪、倾天河的阴谋家野心家,谁不尊重遵循这个“政治铁律”,谁就会被历史唾弃,灰飞烟灭。从北洋军阀到“四人帮”概莫能外。

    幽壹认为,高考人数下降绝不是一件什么好事,而是一件很值得社会反思的事情。在中国这样一个举国高度重视高考的国度,在人口结构没有出现大的变动的情况下,高考参考人数出现大范围内的不同程度下降,肯定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更不可能是一件“好事”。

    据了解,教育部曾于2006年印发《教育部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班主任工作的意见》,就班主任的职责和保障等提出了指导性意见。时隔3年,教育部又出台了《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规定》。

    我最喜欢的读书人是陶渊明。许多家长说他是读书的反面教材,因为他“好读书,不求甚解”,小孩子读书万不能像他那样马马虎虎。其实这是大人们的断章取义。他们只理解了陶渊明读书观“好读书,不求甚解”前半部分的意思,却忽略了“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的妙处。读书的境界是什么,是“会意”,就是心有所会,是一种悠然心会,就是那种无言之妙,可以读到忘了吃饭的那种欢心。他还说读书之后常自娱自乐写文章,读到最后是为了让自己快乐。其实这也应和了另一句古语:“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

    阅读时注意:

    即使就从有没有“实用”上来考量,语文“被下岗”,也存在着短视的观念误区。钱学森晚年最惦记的一件事是,为什么我们的学校培养不出杰出人才? 他认为,学校教育理、工、文应该兼收并蓄,“学理工的要懂一点文学艺术,特别要学会文学艺术的思维方式。科学家要有点艺术修养,能够学会文学家、艺术家那种形象思维……科学的创新往往不是靠科学里的这点逻辑推理得出来的,科学创新的萌芽在于形象的思维……”复旦大学老校长、著名数学家苏步青就曾说,“如果哪天复旦大学自主招生,我第一天先考语文,如果语文不及格,就不用参加其它的考试了。”可以举出许多例证,很多伟大的科学家都具备了很高的人文修养和造诣。那些让语文“下岗”的大学招生决策者们,为什么不研究研究一部科学发展史,与人文发展史有着什么样的关联?

    秦以攻取之外,小则获邑,大则得城。较秦之所得,与战胜而得者,其实百倍;诸侯之所亡,与战败而亡者,其实亦百倍。则秦之所大欲,诸侯之所大患,固不在战矣。思厥先祖父,暴霜露,斩荆棘,以有尺寸之地。子孙视之不甚惜,举以予人,如弃草芥。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后得一夕安寝。起视四境,而秦兵又至矣。然则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无厌,奉之弥繁,侵之愈急。故不战而强弱胜负已判矣。至于颠覆,理固宜然。古人云:“以地事秦,犹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此言得之。

    教育既有经济价值,也有非经济价值;既有科学价值;也有人文价值;既有长远价值,也有短期价值,每种价值都只是教育满足社会及个人不同教育需求的属性。人文价值和科学价值是人类世界的两种基本价值尺度,代表着人类发展的两极,两者之间不存在孰高孰低的问题。所以,与其问我国教育改革应对人文价值采取何种态度,毋宁问如何在教育的科学价值与人文价值之间进行抉择与整合。而这一问题的答案似乎不言自明,即两个方面都缺一不可。然而,实际情形却并非如此,人类在解决这类矛盾时往往显得顾此失彼。

    为了多招复读生,有的县区公办高中许诺教职工每招到一个学生提成2000元。还有不少学校为了招到高考成绩好的复读生,按高考分数线打出了收费标准。甚至还有学校打出“500分以上复读生不交学费,另有奖金”的招生广告。

    “精英的差异性应该是非常大的,个性很强烈、很张扬,不可能用一种模式去培养。而在我国,为什么要分重点班、普通班,进行分层教育,因为一切为了考高分,其他一概不管。其实追求的是一种同质标准,但实际上‘一白遮百丑’,被机械化训练出来的怎么会是精英?真正的精英不是成批模式化训练出来的,而恰恰是在复杂的环境中自由成长起来的。”康健说,同质教育法不符合教育发展规律、社会发展规律和人的成长规律。

    高考研究专家、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院长刘海峰,对目前各省市实行新高考一直给予密切关注。在他看来,新课程强调发展学生的个性,强调多元化、多样化,很多试验区的高考方案也在一定程度体现了这些内容。同时,新课程所要求的多样化、灵活性、选修、模块等理念一定程度上与高考实际操作存在一些不能契合的地方。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想当年力士为他脱靴,贵妃为他磨墨,受到万般宠爱的他饮酒赋诗,可当他看清当权者真正的图谋时,便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离开,“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诗仙李太白是橙色的,他那飘逸的文字,深刻的感情就像那橙色在纸上表现的绚丽而多姿,清丽而爽快。

    李建国:我并不认为升学率与素质教育一定是势不两立、水火不容的。问题是,人们在功利的驱使下,往往只顾今天,不管明天;只管眼下的事,不管未来的事;只管看得见、摸得着的事,不管虽然隐性但意义深远的事。这样一来,我们学生的缺憾就变成不可避免的了。现在的许多高中毕业生缺乏主动发展的精神,缺乏主动承担责任的勇气,缺少足够的个性,缺少动手的能力和实践的本领,缺少自学的习惯,缺少思想,缺少方法,缺少冒险精神。一句话,当我们沾沾自喜于一串串闪光的高考数据时,我们远远没有完成我们应该完成的任务,远远没有履行我们应该履行的责任。我们离教育的真谛和本质还相差十万八千里,离素质教育的要求还差得很远很远。

    让无数才子望洋兴叹

    解说:

    发挥引领作用”

    但李伟最担心的,是各学校在分配这部分绩效工资时,会出现不够透明,领导一言堂现象。

    总理在工作报告中强调,推进教育改革“要解放思想”。这抓住了当前我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的“命门”。不解放思想,中国教育改革寸步难行!

    60年华章是一部启示录。中国在19世纪前的繁华跌宕,20世纪的风雨兼程,21世纪的勃勃生机,构成一幅震惊世界的发展版图,也汇成一曲启迪自我的铿锵交响。不变则罔,不进则退——萌发了与时俱进的思想,才绽放出引领国家与民族走上复兴道路的希望。正如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专家所言:回顾这60年,我们可以发现,“中国模式”存在一个显著特点,就是中国领导人和人民能够以发展的眼光不断修正过去的错误,进而实现持续发展,就像邓小平所说的,摸着石头过河,这是一种非常务实的做法,也是中国能够取得今天这样了不起的成就所选择的具有自己特色的治国模式。与时俱进,科学发展,既抬头望天,也低头走路,在一代代先进理念的指引下,中国闯出越走越宽的路程,“中国道路”改变了全人类近1/5人口的命运:新中国60年奋斗,亿万人民实现了从贫困到温饱、再到总体小康的历史性跨越;改革开放30年拼搏,中国年均经济增长率是世界同期年均经济增长率的3倍多——“民亦劳止,汔可小康”。这是洋务运动倡导者所难以想象的图景,是戊戌六君子所不曾料到的未来,是1911年那些试图以共和政体挽救中国于水火的先行者所梦想的理想国。

    因《赤兔之死》一文而名噪一时的南京考生蒋昕捷高考成绩为527分,由于今年分数线可能略高于去年,小蒋能否被其第一志愿南京师范大学录取尚难预料。

    上海一位部级干部的孙子,不喜欢读书,父母亲批评他不读书将来只能做农民,结果他说读书干什么,大哥哥、大姐姐大学毕业都找不到工作。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小济直言,教师的个人修养和为人师表,难以令人满意。

    在市场经济冲击下,进入1990年代末,各方面都出现了乱收费。教育也不例外。本来乱收费是要进行整治的,但是由于教育的乱收费,某些主管部门有提成,再加上乱收费的优质学校收入高、受益大,很多权贵名流子孙多通过走后门在这些学校就读,于是他们的话语权处于强势。造成整治乱收费行为对这类学校进行妥协,使反对乱收费的做法退到“三限”标准,即限人数、限钱数、限分数,而且只适于高中。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政府规定的执行力仍然进一步被弱化,乱收费不仅限不了钱数、人数和分数,而且还把这种仅适于高中的规定,扩大延伸到优质的初中和小学。初中、小学、高中收取择校费的情况此起彼伏,力度越来越大。这样就造成有钱、有权的子女就读优质学校,无钱、无权的子女则入优质学校无门。

    随着我国向创新型国家的逐步迈进,许多高校越来越重视创新教育,中小学生创新能力的培养也日益受到关注。但在创新教育正逐步形成社会大气候的时候,有种现象值得关注,那就是,在一些科研单位和学校,创新教育已成为少数科技人才或优秀学生才能享受的奢侈品。

    事实上,这种现象的出现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有很多作者都提出了类似的问题——“被阅读”,只是在标准化考试的威力下,质疑也罢,抱怨也好,都要妥协,都要在高考框架内运作。就笔者的观点,从深层次上来说,这是语文教育被阉割的表征。隐藏其后的深层次因素就是语文教育被悬置和空洞化,由此导致阅读成了出题者的“独白”。

    拿自主招生来说,在实际操作中的弊远远大于利。让高校去选择符合自己需要的人才,表面上看是无懈可击的。然而,现在自主招生已经蜕变成了金钱与权力的较量。笔者曾碰到过一些家长,他们直言不讳,只要孩子能上大学花多少钱都愿意。其实,对于有关系的考生他们根本不在乎考多少分,也无须交多少钱,只要领导一点头,一切OK。

    现在中国的社会现实是,“读得好不如生得好”,学生就业更多的是靠自己家长或家长的社会关系,个人能力反而是次要的。倘若没有显赫的家庭背景,普通穷人学生想谋个好职业是相当艰难的事情。这样一来,穷人孩子“毕业即等于失业”的可能性就更加大。在这样的情况下,“读书无用论”或“高考无用论”开始抬头,不少学生家长自然而然地认为:既然大学毕业后也是难以找到好工作,何必花费那么多钱,使家庭冒着“破产”的风险去读大学呢?

    《论语》十六章,第一章就是《学而》,朱熹说,此为书之首篇,故所记多务本之意,乃入道之门、积德之基、学者之先务也。而《学而》第一句话就是:“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这样的开篇让人感到兴味盎然。

  

    关注点三:时代呼唤“教育家办学”

    这个调研显示,大部分孩子对计划、目标、家人、社会甚至自己,都抱无所谓的态度:第一是对很多问题弃权,也就是说没有态度,不关心或者是没有想过这件事;第二是有没有、干不干都行,这些孩子对一些事物是有感觉的,但出于无奈,采取的是放弃的态度。第三个则是漠视。

    点评:一次考试不能也不应该决定一个人的终生,这已经成为教育界人士的共识,但是破除分数一元标准的改革探索又屡屡引发公众质疑。高考制度如何在选拔人才与体现公平之间实现突围成为一个难题。高考改革不能毕其功于一役,但是不断完善的制度设计加上尽可能的公开透明,假以时日,定能取得突破性进展。

    立体几何可能主要考查平行垂直的证明,附带一点简单的计算(长度、面积、体积),立体几何题的难度是容易题,因此出探究题的可能性减小了。空间角或距离的计算文科不太可能考,理科加试则会考不同的题,可能以“证明”基础下的空间角计算为主,而2008年未考立体几何小题,2009年考立体几何的判断题,所以明年应适当注意三视图的考查。新课程中文理科学习概率统计的内容有很大差异,建议对学时有几十课的内容给予足够的重视。

    可是,这些举措真能保证校长实名推荐的公平公正吗?就推荐中学的资质评审来说,是依照教育声誉、学术声誉,还是与大学的亲疏关系?是由大学行政领导做出终审,还是由独立的教授委员会(招生委员会)做出?鉴于大学与中学存在的行政化问题,人们对资质评审可能受非教育因素干扰的担心并没有消除。

    “无定法”,不是“没有法”,更不是“不用法”,而是“不拘成法”,可以“灵活地选用不同的教法”。这才是“教无定法”的真正含义。

    基础教育是国民教育的基础,是人才培养的基础,是国家竞争力的基础。基础教育在规划纲要中处于非常重要的地位:基础教育是国民教育体系的组成部分,包括学前教育、义务教育和高中教育。  

    对于任洁的决定,远在陕西咸阳打工的爸爸还不知情,“还没敢告诉他,但这是我自己的决定,他们也不能勉强我。”

  我做教师多年,每次给学生写评语或是推荐信,最不愿意写的短语就是所谓“刻苦学习”。但是很多家长却特别在意评价中有没有这个“刻苦学习”,好像不写上这第一句他的孩子品格就有缺陷似的。可是我一向反对“刻苦学习”,反对“发愤读书”,更不用说什么“头悬梁,锥刺股”、“囊萤映雪”之类。看从古到今有关读书学习的种种说教,我终于有所发现:原来我们中国科学技术与经济的落后,乃至于文化文明的落后,很可能与中国人把读书学习当作苦事有关。因为读书被当成了苦事,人们也就耽于玩乐,怕动脑筋,久而久之,愚昧落后的种子扎进灵魂深处。不知读者是否能同意我这种推测。

    有学生接受采访时说,杨锐此前曾策划过光棍T恤,并掘到第一桶金,他们怀疑论文也是杨的一场炒作。对此说法,杨锐并不否认。“但凡与出名和出风头有关的,都可称之为炒作。”他说,如果良性炒作能让相关单位看到问题并解决问题,不是一件坏事。

    也应当认识到,中国的教育体制积重难返,改革很难“一口吃成胖子”。正如其他方面的改革,教育的改革必须采取多样化的方式,很难一个统一的政策能够在全国范围内实行。教育改革实际上可以学经济改革的路子,要分权,像邓小平在中国建立经济特区那样,先做一些“教育特区”,然后根据各地的情况,灵活推广。如果旧的体制改革不动,那么就要在旧体制外,率先建立新体制。《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容许民间办学。那么,是否可以在新设立的学校或者民办学校就不设党政两套班子呢?如果没有体制上的创新,无论有多大的财政和硬件支持,任何改革最后都会重蹈覆辙。

    (二)点评

Copyright ? 2009 重庆市忠县中学校园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