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电子图书馆 | 教学资源库 | 电视台网站 | 心灵主页 | 旧版链接 | 校讯通办公 | 校长信箱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囫囵吞枣的近义词

2019年04月08日 13:46

    一个人的成功可以有很多理由,而我们只要能将其中的一种理由坚持到底,这个理由就将转化成一种无可比拟的优势。这种理由可以是对待高考的正确态度,可以是坚持一种行之有效的小办法,可以是某一种好的生活习惯,甚至有人用谈恋爱来找学习动力也未尝不可。总之,亮出自己的杀手锏,只要能给自己以奋斗的动力,那样就够了。

    第二个层次是“就读优质学校机会公平”。上述“就学机会公平”存在着一个隐患,如果公民就读的学校相互之间在物质条件(硬件设施、办学经费等)与师资条件上存在显著差异,存在着所谓的优质学校与平庸学校乃至劣质学校的极大区别,如果符合条件的公民中只有一部分人能够就读于优质学校,其他公民只能就读于平庸学校乃至劣质学校,那么,学校教育本身便既是社会不平等的一种产物,同时又会不可避免地成为制造、再生产乃至加剧社会不平等的一种工具。其结果,本来通过使公民都能“进校门”而实现的初级阶段的教育机会公平,现在却又因公民们分别进了质量差距明显的“不同校门”而出现了新的教育机会不公平。于是,“就学机会公平”一旦基本实现,“就读优质学校机会公平”便理所当然地成为教育机会公平实践的新追求。

    在讨论中大家有几点担心,怕政策不配套,怕其他措施跟不上。大致有以下几个问题:

    对这种种现象,我们需要从根本上分析原因,逐步解决。

    就在不久前,温家宝总理就《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征求意见时表示,要大力倡导教育家办学,充分发挥教育家的办学才能和特长,让那些有终身办学志向的人不受任何名利干扰诱惑,把自己完全献身于教育事业。

    许多考生称,作文题目小学就在写,比如“一件小事”、“一件有意义的事”、“一件难忘的事”等。

    1999年5月下旬,正当高三高考复习时,学生毕彦波突发心脏病在夜间去世。谁也不相信乐于助人的好同学毕彦波就这样离去了。当时学校有人主张淡化处理、尽量保密,理由是不能影响高考。但是我们认为这是教会学生直面人生苦难的课堂,如果他们不去送别,就说明作为人的情感仍然是有欠缺的。那天倾盆大雨,全班同学都去为他送行,男女同学都哭红了眼睛,把一朵朵白玫瑰放在他的身边。第二天,班上有位擅长美术的同学在教室后的黑板上画了大幅的彦波头像,通栏是他生前写的一首《满江红》。我每走进教室,看见后面黑板上彦波的像,鼻子就发酸。学生说,老师,过7天我们就把它擦掉。我说,不,留在那里吧,这样我们班一个人也没少。不可否认,这件事对学生刺激很大。高考结束时,我和班主任看了一下成绩,一些同学考分可能是低了几分,但是和此前相比,相信孩子们更懂事了。我们培养的是有人性的人啊!

    北大给公众一个满意的交代,是它的责任,也是义务。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30万复读大军成为河南教育市场上的一块大蛋糕。高考过后,河南各地的复读生“招生大战”就拉开了帷幕。

    朱永新: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这个奇迹,提升了全民族的教育素养,提升了全民素质,使我们这个13亿人口的大国迈步走向人力资源大国。正是各级各类教育的发展,提升了我国核心竞争力,成为了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强有力支撑。

    国防科学技术大学是一所直属中央军委的综合性大学。国防科技大学是全国重点大学,也是全国首批进入国家“211工程”建设并获中央专项经费支持的全国重点院校之一。学校前身是1953年创建于哈尔滨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简称“哈军工”。全军军事训练信息中南中心设在国防科技大学,由学校承建和管理。

    “如能做到决策科学民主、执行公开透明,弄虚作假者受到严惩,加分政策就不至于变异。”广西教育厅民族教育处处长黄小鹏建议。

    近年来,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河南省郑州市盲聋哑学校及博爱县高庙中学,北京宏志中学及巨山小学……这些大中小学的校园里都留下了胡锦涛同志的身影,总书记关心学生,情系教师,以自己的行动为全社会树立了尊师重教的表率。

    四川卷作文题和山东卷作文题一样是独词,前者是形容词,后者是动词。前者强调了解程度,后者强调“见证”这一动作状态。四川卷这道作文题的题目,考生从字面上都能把握,是“十分了解,知道得很清楚”的意思。但要实际表现则有些难度。从文体上来说,极适合写记人叙事的文章,这类文章要写好,务必写好细节,务必将“我”融进去,写我的情感起伏变化。还可写所“十分了解,知道得很清楚”的地方,像山水画那样写出某地地域风貌和文化特点,若 “面”上把握不住,可选街头里巷来表现,还可写自己所熟知的山村和自己的家等。还可以介绍所熟知的文化产品和物品。不管写什么,都要注意两点,一是要多种表达方式综合运用,记叙、描写、说明、抒情、议论并用;二是要注意情感铺垫,场景渲染等,要具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

    随着内地高校招生方式越来越多元化,如今的“状元”早已名不副实,因此再炒作状元也就很无聊很不能说明问题了。

    于是,我们的人文社会科学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了科举制度的延续;大学里的理工科完全成为技术培训的场所,最终理工科和文科都是在培养官僚。

    联合调查组的研究和决定,也许有它的道理。这个道理究竟是什么,没有人出来将其道破。始终关注此事的公众,只能在等待中凭自己的理解猜测。

    项羽也是极其自命不凡的。在他看来,他是天下惟一的、无与伦比的盖世英雄和百胜将军。他从来就不相信自己会失败。当真失败了,也只怪时运不好(时不利兮骓不逝),自己没什么错。这恰恰正是他必然要失败的根子。世界上哪有什么从不失败的人,又哪有什么包打天下的英雄?!真正的成功者,总是那些能不断反省自己的人,也总是最能团结人的人。

    中央教科所所长、纲要第七战略课题组组长袁振国表示,教育规划纲要提出了解决择校问题的若干举措:缩小校际差距;加快薄弱学校改造,提高师资水平;实行县(区)域内教师和校长交流制度等一系列的政策,期望用推进教育均衡从根本上解决择校问题。理想的状态是,2020年的“小升初”没有任何选拔过程,孩子们就近入学。  

    自11岁起,鲍鹏山就拥有了一个梦想,那就是成为一名作家。今天,时隔35年,他早已不是一个“作家”可以形容。但是,他说,他的梦还在,不曾变过,他坚信,人的一辈子只能做一件事。

    2007年湖北省教育厅要求严禁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举办各种类型的“实验班”、“提高班”、“创新班”等。但事实上,各学校分快慢班现象依然存在,无非名目上隐晦多了。

  请震区同胞相信,13亿兄弟姐妹将在这一刻再一次紧紧相依,温暖并护佑着灾难中的玉树

    或许可以说,是机制使然,势所必然。

    马朝宏:教育、教学、课堂等学校教育中的许多概念,在理想课堂背景下,可能还需要重新澄清和“命名”,能否谈谈您的看法。

    记者:您对目前的语文现状做了一些全方位系统性的批判,包括教材、教师、课堂教学、语文教育评价,那您认为从这些方面来讲,目前具体都存在哪些问题,这些问题又该怎样去改进呢?

    “有一种现象在很多大学非常普遍:一些孩子考进大学后,学业上不思进取,沉迷于打游戏或其他玩乐之中。为什么?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学习,他们在中学乃至小学被灌输的最高理想就是考上大学。但考上大学呢?这不是教育,这从长远上讲是不利于孩子发展的。”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杨慧林说,“他们像是不知疲倦的导读者,以自己对祖国的思考、对民族的期待、对生命的真诚,在一个世纪的漫长征程中,引领人们打开了中国文化通向世界的大门。” 修身

    十年后高考有望不再文理分科

    北京语言大学教授谢小庆作为二十多年追踪研究高考的专家,对于《纲要》没有关注到考试的质量很不满意。他强调,国家2003年颁布了《行政许可法》,可在高校招生中违反这个法律的行为太多了,不能依法清理违法者是政府的缺位。此外还有不合格的考试大量存在,对于考试的质量政府也从来不监管。考试的质量往往关系一个人的命运,政府不仅要监管冰箱、彩电的质量,更要通过建立一个教育质量监管机制监管考试的质量。

    “狐狸,野兽名,性狡猾多疑。”再狡猾你能狡猾过猎人吗?“遇见敌人时肛门放出臭气,趁机逃跑,皮可以做衣服。”

    中大老师说,这个成绩报中大没问题。但报什么专业龚民表示还没想好。

    时代周报:怎样才能算是把握到了教育的本质?

    青年朋友们、同学们,伟大的事业召唤着你们,光荣的使命激励着你们。党和人民相信你们一定会不负重托、不辱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大力弘扬伟大五四精神,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征程上谱写出更加辉煌的青春乐章。

    限制国民读书的人是延缓中国发展的罪人,教育部应该有一个转变,曾经朱镕基在位的时候做了一个很经典的事情,以前有一个森工局,就是砍树的。就是从现在开始你要帮助国民去读书,不管他是什么样的人,我的观点很简单,多一所学校就少一个监狱,读书不是什么神圣的东西,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就像是我们的吃饭一样,刚才有一个主讲就讲到这个问题,说有些职业学校办的不好,以盈利为目的,他为什么办不好,有一条街,有十个饭店卖包子,如果他们都能盈利,这个时候政府说其中有两个是免费的,我想请问,另外八个能赚钱吗?如果政府把职业的教育办好,那么别人的职业学校能盈利吗?政府是保障群众能够读上书的角色,不管是古今中外,包括清朝的时候在村里修桥修路办学校。政府应该做这个事情,另外私立学校就是选择性的优质教育,你可以去,我现在就主张,我呼吁政府让1949年以前曾经存在的所有私立学校重新恢复,要退回给人家。通过转制应该有两个积极性:一个是政府的积极性,是保障穷人读书。另一个是社会的积极性,是保障国民选择哪种教育的权利。有两个权利,社会也有两个分工。

    就理想而言,教育部此次重提“4%目标的实现”,其实并不让人感到特别振奋。这正如报道指出的,“1993年中共中央和国务院颁布的《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提出,到2000年年末,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比例达到4%。不过目前为止,这一目标一直没有实现。2008年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比重达到历史最高,但也只占GDP的3.48%”。

    此次推行新字表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方便信息储存和管理,但是,一些字在“整形”后反而不规律、不统一,给应用徒添麻烦。例如“刹”和“铩”字中的“杀”字写法本来相同,在修改后写法却不一致了。这说明,此次修改在字的选择上并不成熟。

    李白,他超越了世俗,超越了自我,正犹如那开在青崖间的“花”,在中国诗歌史上巍然盛开,千古不衰!

    枝头堆硕果,满园桃李香。沐浴着9月的金风,第二十五个教师节到来了,千万园丁幸福地享受着属于自己的节日。此时此刻,广大教师忘不了党和政府的亲切关怀。

    接二连三的顶替事件,以及不断被曝光的窝案,使大家有一个发泄口。首先是井喷式的质疑与批判,随后一连串的揭开。使人不禁感叹,洞有多深,能耐有多大?

    从命题原则看,内容将会高度开放,限制逐渐增加。针对近年来高考淡化文体的“四不像”作文和胡编乱造,缺少生动记叙,缺乏深刻推理等突出问题,以前话题作文时开放式的“文体不限”逐渐淡化,“文体特征鲜明”要求得以强化。这说明高考作文“文体”将趋于规范,高考阅卷评分标准中对文体的要求将会更加严格。

    二是实施“素质教育”进入党的教育方针之中,这是对此前有关素质教育的争论的一个结论性的判定,中国的教育必须全面推进素质教育,这是没有必要再争论的了。对于素质教育的理论和实践来说,这样的结论显然意义重大。

    天津大学工学第5名

    尊师风尚的缺失,加上新闻媒体一边倒的谴责教师如何“体罚”学生,进一步影响了教师在学生心目中的地位和威信。以前学生顶撞老师是大逆不道的严重事件,现在却屡见不鲜,见怪不怪了。这些不仅严重影响教学质量,而且直接影响教师对学生的管理。而缺失管理的学生是很容易走向违法犯罪道路的,更何况是那些娇生惯养的“小皇帝”呢?

    絮叨:很混蛋的一个题目,简直不相信是一向自诩“惟楚有材”的湖南人出的。“踮起脚尖”干什么?爱情剧中的轻吻?还是小鬼偷吃柜台上的饼干?有人说,“踮起脚尖”是为了“望远”,我实在想不明白,“踮起脚尖”能看多远?

    痛定思痛,痛何如哉?!

    今年刚从清华大学毕业的李强,在大学期间曾因一篇农村调查报告《乡村八记》,受到温总理的高度肯定和热情评价,称赞“《乡村八记》是一篇有内容有建议的农村调查。……一位二年级的大学生如此关心农村,实属难得。”

    说到这里,不能不提到另一个同样非常现实且重要的教育经费问题,那就是总量之外的教育经费的具体使用结构和管理效率问题。认真留心观察,不难发现,我国的教育经费,一方面固然长期存在着“投入不足”、“严重匮乏”的根本缺陷,另一方面同样也存在有限的教育经费使用结构不合理、效益不高、浪费严重的弊端。比如,在教育层级结构上,高等教育急剧膨胀,初等基础教育相对萎缩;在城乡结构上,教育投资过多集中于城市,农村教育投资相对匮乏;在学校之间,重点、示范学校投资过剩,普通学校则资金奇缺。此外还有,非直接教育性的教育投资消耗过大,如各种教育行政管理成本畸高、华而不实的教育政绩工程难以有效遏制等等。

    案例:有的复读生有自己的学习计划,比如晚上安排7点到8点学数学,可是到了8点以后有两道数学难题还没做出来,这位同学不甘心,把别的课程干脆都放弃了,死心塌地非要把这两道题做出来。结果可想而知,到了晚上11点还是不会做,又累情绪又不好,又烦又泄气,信心还备受打击。

    其实不仅这个悲剧高考状元的父母,信权力而不信能力,可能在我们的社会中普遍存在。可怜天下父母心,无论是孩子考大学,还是孩子找工作,不管孩子的能力如何,是否需要依赖外人帮忙,许多父母总会竭尽所能、千方百计地利用自己的关系网为孩子做点什么,找找老上司,跑跑老关系,托托老熟人。也许这样做的作用并不大,但如果他们不这样做,就会觉得心里很焦虑不安,感觉孩子会输在起跑线上。甚至连能力很高的人,也难逃这样的恐惧和不安。这样的焦虑似乎已经融入到了社会的毛细血管中,融入到许多人的潜意识中,变成一种制度性焦虑。

Copyright ? 2009 重庆市忠县中学校园网 All Rights Reserved.